政客比天灾更可怕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为此次受创的台东,进行物资补给。(图/翻摄自中华民国红十字会脸书)

2004年南亚发生大海啸,对东南亚及南亚地区造成巨大伤亡,至少超过20万人死亡和失踪。但除了震惊不舍,台湾的爱心并没有闲著袖手,第一时间,红十字会立刻总动员,募得总计新台币7.2亿余元。除了立即给予急难救助外,其后几年红十字会更投入中长期的灾后复原与重建工作。背负著超过20万名捐款人的爱心以及台湾亟欲回馈国际社会的传爱行动,红十字会的志工都以摩顶放踵的心情,为灾区的重建奔走。

重建之路迢迢,我曾到斯里兰卡的卡达瓦拉花园社区,为刚完工的儿童游戏场揭幕。当我看到小朋友们光着脚丫子,在游戏场内荡秋千、溜滑梯、骑翘翘板,在铺着白色海砂的沙池里嬉戏,觉得很安慰。

类似情景,我在中华民国红十字总会担任志工近30年,所遇比比皆是。一路看过让人伤心难过的灾难,台湾的921大地震、桃芝风灾、SARS防疫、莫拉克水灾、大陆汶川地震、海地地震、日本311大海啸,到最近尼伯特台风重创台东,红十字会都积极参与救灾。

我也一路看到在最艰困的环境里,人心人性闪熠的光辉。但,这世界上,还有比天灾巨祸更可怕的黑暗:政客。

为了权力与政治算计,不惜抹黑、扼杀在苦难中奔走百年的天使。透过无数不实的耳语、数十年前的陈年旧帐,就要废了红十字会赖以运作的《红十字会专法》。在天灾中未必见其踪迹,人祸中常有他们的一脚,只剩一张抹黑别人的墨嘴政客们,让我见识“什么叫作真正的黑暗”。

抹黑红十字会干部坐领高薪、帐目不清、苛扣高额行政费?都非事实。红十字会拿出铁证自清,这群政客皆当不见。就以最常被用来攻击红十字会的“山寨版”说法,诚然,红十字会因台湾国际参与空间遭打压,而无法成为正式会员,但这并不影响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与国际红十字会的合作,在国际红十字会网站上,把台湾的红十字会努力救灾的故事载于其上,这是铁的事实。

更别说,中华民国红十字会创会超过百年,才是“正版”的红十字会。就算退万万步言,接受这“山寨版”的扣帽,那也是台湾参与国际社会无奈的通貌,许多国际参与都有相同的“山寨版”问题。难道我们就因此自绝于国际?难道废了《红十字会专法》,台湾的红十字会就不再是山寨版?山寨版就算为真,其带来的启发,反而要更努力地在困境中不放弃地积极参与,不是吗?

执政党要废《红十字会专法》一事,也已造成国际红十字会社群的关心。日本赤十字社(日本红十字会)得悉后,其会长来函关切:“非常忧心这(废《红十字会专法》)对贵会未来运作所造成之影响”。

近卫会长(也是国际红十字会联合会IFRC的会长)表示,数十年来,台湾的红十字会一直是日本赤十字社的直接联系窗口,将来自日本的善意带给台湾。在2015年的八仙尘爆事件中,日本赤十字社迅速捐助人工真皮给受灾民众用于烧伤治疗。又说,311大地震与海啸,台湾的红十字会成为了台湾民众帮助日本广大受灾者的友善管道,也是此灾难中捐款给日本赤十字社的世界第二大捐助者。

近卫会长强调,台湾的红十字会在全球人道做出了贡献。包括南亚海啸、东非旱灾、海燕风灾和伊波拉疫情、尼泊尔地震和叙利亚难民潮等,若无台湾的红十字会,台湾民众的善心便无法传递到国际红十字运动。

近卫会长一段“台湾人透过(中华民国)红十字会的爱心无远弗届”的越洋关心,等于打脸所谓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是“山寨版”的恶意抹黑。若红十字会有人谋不臧违法乱纪,则请执政的行政院依职权或移司法机关侦办。否则,纵容立法院(民进党)废除《红十字会专法》的举动,明显是出于莫名的意识形态动机。

依目前情势,在权力者的恶蛮霸道下,我对中华民国红十字会的命运感到悲观,但身为红十字会服务30年的志工,和所有热爱红十字会,更热爱这块土地的朋友一样,为了保护这百年天使,我们没有悲观的权利。

就算是狗吠火车,就算是不自量力的寸笔挡车,也要持续发声。就像我曾说的,不为别的,至少为一个粗暴政权的恶行留个历史见证。当有一天红十字会的冤屈昭雪,我们都不会忘记,是蔡英文等民进党政客,折了百年红会的天使之翼。

(作者陈长文,中华民国红十字会终身志工)

【2016-07-11 中国时报 105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