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拆鐵窗…誰能讓鐵窗業蕭條?

陪同家人到日本北海道旅行,人說,四季分明的北海道,不同季節各有景緻,冬祭白雪春賞櫻,秋看紅楓,到了夏天最吸引人的除了開闊綠原,就是連山遍巒紫了一遍的薰衣草。

但北海道最吸引我注意的地方卻不只是景色,十天的行程,在北海道「看不到一面鐵窗」,讓我感受極為深刻。

新北市火警,鐵窗奪了民眾的性命,新北市長朱立倫痛心地宣示要「拆鐵窗」,居然引發了若干質疑。這讓我想到在北海道看到的「無鐵窗風光」。

還記得一九八一年十二月甫就任內政部長的林洋港的豪語:「三個月內要讓鐵窗業蕭條」。雖然林洋港先生否認說過這句話,但這句,還是變成他的「經典語錄」之一。

不管林洋港有無說過此話,當時台灣各城市的「鐵窗風光」確實讓社會齊聲撻伐,除了有礙觀瞻,也不啻是公告世人,台灣是竊盜橫行的地方,更糟的是,火警時會阻去生路。

而鐵窗文化,據說台灣還是「發源地」,像日、歐、美加、紐、澳等多數國家都幾乎看不到。

台灣常自豪治安良好,某方面言,也確實是,以台北為例,女性若深夜走在街頭,基本上仍然安全,不像國外許多大城市,夜深獨行街頭相當危險。例如最近全球焦點的里約奧運,在里約另一個「吸睛」的地方,則是網路上瘋傳的影片,街頭青少年光天化日下公然行搶,怵目驚心。不只是里約,歐美國家城市街頭犯罪也是頭痛問題。

在台灣各地旅遊、行動,大致是安全的。這算是一種「台灣之光」。

但鐵窗氾濫,卻又透露著另類的「不安」,等於是台灣竊賊橫行的「另類明證」。果如此,則這又是另一種「台灣之恥」。

只是從一九八一年那句沒人認領的「三個月內讓鐵窗業蕭條」的豪語,到現在卅五個年頭過去了。鐵窗依然成為台灣另一種「此處無賊三百人」的反宣傳。「台灣之恥」依舊。

反倒是隨機殺人的暴戾之風這二、三年漸起,讓原來在城市安遊的「小確幸」似乎也漸難保。行動安全的「台灣之光」似也蒙上一層陰影。

出入平安、出入平安,如果鐵窗象徵的是一種「入的不安」,則無差別殺人的風氣,則是一種「出的不安」。豈能讓台灣走向這「出入不安」的最糟結果呢?

當然,要打破鐵窗文化,有千難萬難,除了法令的修正,觀念的宣導,更重要的是人民的安全感,這安全感,經過了卅五年,台灣已歷三次政黨輪替,看來還是沒做到。也是一悲。台灣的政府(中央和地方)如果願意會同新北市朱市長共商解決這個問題,則是人民的福氣。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6-08-15 聯合報 105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