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想讓華航一飛沖天,就請政府挪開阻擋的手

林全院長6月底說「勞資爭議事件,政府希望每個事業機構主管第一線處理,不可能所有爭議都由政府跳出來,這是不對的」,強調政府不偏袒勞資一方。林全的概念沒錯,但在涉及國營與公股事業時,何以尤其做不到?

因為只要涉及「官不官、民不民」的事業問題,角色「球員兼裁判」的政府,幾乎注定會被逼著跳出來,政府不想當資方、球員也由不得你,想當裁判又被質疑,不想當裁判也不行。因此,就算看似「解決了問題」,也注定衍生新問題。

華航正是個奇特例子,理應為「民營公司」,卻在政府掌握航發會的持股與控制下,變成了「政府控制的民營公司」。難怪很多人搞不清楚「華航究竟是國營還是民營」,罷工案中的政府角色尤其尷尬。 Read more

防洗錢 金融監理機構加把勁

 報系資料照
聯合報系資料照

兆豐案持續延燒,傳出財政部擬對兆豐金公股董事提請民事求償,因所有公司董事都負有善盡管理注意之責,因此對於責任釐清是不單單針對公股,也包括民股董事。

此外,在我國銀行業積極走出去的趨勢下,金管會和政府也有責任於事先掌握歐美洗錢防治法律,三申五令要求銀行業,避免觸法。

先不針對兆豐金事件,台灣很多上市櫃公司都會到國外設分行或營業據點,要遵循法律不限於中華民國的證券交易法或是洗錢防制法,也須遵守歐洲、美國、日本等地法律,當地法律要求有的比台灣嚴,有的比台灣鬆;總之,對公司經營來說,愈是複雜的關係,公司經理人、董事要負的責任愈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