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反也反了 治理地基何在

不满政府推动年金改革,军公教团体九三军人节上街抗议,怎不令人唏嘘?

我经历过台湾经济起飞的年代,在执业生涯里,认识许多专业、热诚、对保护国家安全与促进经济发展,有高度使命感的军官与文官。而在执教生涯里,也认识了许多优秀的教职,为国家发展打底奠基。

他们的成绩有目共睹,也因此,他们的收入也许不是社会最好的一群,但其贡献,却受到共同肯定。政府为了照顾这群国家安定支柱、社会的发展引擎,也给予他们无虑的生活保障,凡此种种,军公教不但社会地位不错,也是许多年轻人争相投入的行业。

但,曾几何时,这些都变了。

分化族群,就能简化选票,制造不同职业间的阶层对立,就可获得政治利益。有些政治人物,可能认为军公教不是其主要支持群众,长期以污名化军公教为获取权力的政治诉求。

这理论上不会成功,也不该成功,但滴水穿石。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认识许多军公教的朋友,他们共同的心声是,可以体恤国家财政的困难,可以同意年金改革的需要,但不能接受,为了合理化减少他们退休保证,把他们妖魔化、污名化为米虫的恶劣算计。

这才是,这一次九三把军公教逼上街头的怒火之源。

主政的民进党诸公与蔡总统,如果不能看清楚,广大军公教为什么愤怒?是对谁愤怒?那蔡英文的执政就没有任何希望可言。因为举国皆反,连最不反的军公教也反时,请问,蔡英文哪有安定的治理地基,去实现领导?

对于军公教朋友,我支持大家走上街头,但请记得要理性,切不可失控,任何小小失控,都可能把抗议的正当性化为烟尘。对蔡英文和民进党,请真心为过去污名化军公教的种种言论赔不是,再好好坐下来谈改革,不要临到游行了,还纵容民进党立委用“让这群少数人激怒社会也好”的挑唆言语,持续激化对立。

对全国民众,大家都要好好思量,如何找回台湾起飞年代那种大家团结努力,一起为未来打拼的奋进之志?

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6-09-03 联合报 105-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