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產歸零不是沒收黨產

對國民黨黨產問題,筆者是最早提出「黨產歸零」的人。2007年獲國民黨邀請出任「黨產處理監督委員會」擔任召集人時,筆者建議斷然處理、轉型新生,並提出兩理由:一是黨產和社會情感的背離,即便「合法」也是包袱;二是台灣民主漸成熟,一無所有的民進黨在創黨14年(2000年)就首度政黨輪替,國民黨沒道理做不到。

雖然筆者建議捐產,國民黨猶疑不斷、轉型不決,落得今日被動窘境。但遺憾的是,民進黨挾完全執政之勢,對憲法無謙卑之念,強行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以法律作為政治清算工具,為民主法治埋下不安種子,至少有三大問題:

第一,歷史面,條例借鏡東德處理共產黨經驗。但台灣在共軍武力進犯、冷戰與外交孤立至經濟起飛、民主奇蹟、三度政黨輪替,國民黨貢獻不可抹滅,其功過程度及時空背景與東德共黨豈能並論?

第二,規範面,條例無疑是有違憲爭議的苛法。黨產本應透過司法處理,條例卻設置「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由行政權認定什麼是不當黨產。條例定義為「以違反政黨本質或其他悖於民主法治原則的方式取得之財產」,並「推定」除了「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捐贈、選舉補助款」來源外,皆屬不當黨產。

在民國以來的105年(或在台灣的67年)歷史中,什麼是「違反政黨本質、悖於民主法治」?雖設有公開聽證之程序,但概念難確定、缺乏客觀構成要件,致政治審查空間被顯著擴大,爭議層出不窮。這能通過「法律明確性」的合憲性檢驗?

筆者所提「黨產歸零」是建議國民黨該「捐出黨產」,但絕非行政部門可以「沒收財產」。然而,適用條例的結果是:一旦被委員會「推定為不當黨產」,國民黨就要自證每一文錢「無不當」。但60~70年來的收支單據或已銷毀,而早年契約、財務憑證也恐丟失,這將使得時間過久而無法舉證的合法黨產也變不當,形同「變相沒收」。

依該條例,民進黨及其他小黨也受條例規範,依同一標準,請民進黨提供創黨30年來單據,以比對政治獻金及各種經費收支、關係帳戶金流,又剩多少「合法」黨產?衍伸多少問號?易言之,民進黨可別成為「變法後自斃於所變之法」的另一位商鞅。

黨產處理是為了建立公平的民主競爭環境,絕非「消滅」反對黨。當行政機關直接介入處理,須特別警惕,因為執政黨永遠有難以啟齒的動機用權力「修理」反對黨,這無關乎信任,而是謙卑面對人性,不該擴大行政權,以免演變成腐化執政黨的權力魔戒。其實政府早該做、卻沒做的是檢討政黨公平募集財源的制度問題:制定「政黨法」、落實/修正《政治獻金法》、制定「財團法人法」管理政黨基金會組織等。

第三,人事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組成不夠超然獨立。委員大多意識型態鮮明,幕僚被質疑「綠營黨工進駐」,揭牌日就爆發「主委喝斥記者」。即便國民黨人士不願加入,行政院請不到超然賢達參與?清查國民黨黨產20年的前監委黃煌雄不在委員名單(更不論出任主委)便令筆者好奇。

蔡政府真要讓這一違憲爭議的苛法與心態沒準備好的委員會,輕率打開另一政黨惡鬥、冤冤相報的潘朵拉盒嗎?

筆者建議:一、條例顯有違憲之虞,應暫緩委員會運作,並研議修法;二、委員會(包括主委)組成需超然中立,委員會運作務必戒慎恐懼,每遇違憲疑慮即由行政院聲請釋憲;三、體認「黨產處理」是法律也是政治問題,是協助政黨轉型新生而非「消滅」在野黨。行政院務必節制,以同理心謙和以待,主委應親訪國民黨,盡力協商:1、國民黨捐出黨產,僅保留「遣散非必要黨工」資遣費、退休黨工「合理」退休金。至於國民黨維運所需的黨工薪資、辦公處所租金,國民黨應自籌支應;2、就顯有爭議的「已處分黨產」個案,應依法調查、究責。

最後,提醒蔡總統、林全院長,也勸民進黨:別為了「處理」國民黨黨產,卻走回「一黨獨大」的回頭路,讓亞洲民主燈塔的台灣蒙塵,也不利兩岸民主進程。

陳長文(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6-09-05 中國時報天堂不撤守 105-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