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产归零不是没收党产

对国民党党产问题,笔者是最早提出“党产归零”的人。2007年获国民党邀请出任“党产处理监督委员会”担任召集人时,笔者建议断然处理、转型新生,并提出两理由:一是党产和社会情感的背离,即便“合法”也是包袱;二是台湾民主渐成熟,一无所有的民进党在创党14年(2000年)就首度政党轮替,国民党没道理做不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