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失落20年 多半來自一個預言

最近和朋友聊起,他說一位上海研究兩岸問題的經濟學者告訴他,在一九九○年代末期,這位學者參與上海的金融發展研究。那時他非常關注台灣的「亞太營運中心」計畫。

但,亞太營運中心因為李登輝前總統的「戒急用忍」而胎死腹中。

這位學者表示,那時的亞太營運計畫做得很實在,上海從這套規劃中得到很大的啟發。

回想起來,從一九九六年李登輝當選了第一屆直選的民選總統後,台灣就告別了過去經濟起飛的台灣奇蹟年代,這廿年,台灣走上了國力漸衰、被邊緣化的狹路。

這條狹路多半來自於一個廿年前的預言:中國崩潰論。

一九九六年,李登輝在全國經營者大會上,提出了「戒急用忍」的兩岸政策的主調,也決定了台灣接下來長達廿年的發展命運。但李登輝為什麼會提出「戒急用忍」?這可以從他其後的發言來看。

一九九九年,李登輝在《台灣的主張》一書,提出「中國七塊論」,主張將中國分為台灣、西藏、新疆、蒙古…等七個區,讓各地根據特性發展。

這「七塊論」,李登輝顯然有一種對「中國分裂」「台灣獨立」的強烈期待,但七塊分裂要發生其前提,則是二千年李登輝和日本漫畫家小林對談中,他毫不隱諱的預言:「中國只可能再維持七、八年的穩定,而後即可能發生人事之爭,以及各種嚴重的社會和經濟問題。」此即李登輝堅信的「中國崩潰論」。他認為中國必將趨於衰敗,甚至滅亡,然後「七雄」群起,分而裂之,形成所謂的「七塊論」。

而戒急用忍,把台灣與大陸阻絕起來,也就是依附在這個「預言」之上。

可惜(對李登輝而言)或可喜(對期待兩岸共同繁榮的人而言)的是,中國大陸崩潰的預言並沒有發生,至少,廿年都沒有發生。相反的,中國大陸發展路徑,應的卻是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一九九三年提出的另個預言,他指出「今後一、二十年」中國將崛起,並在二○一○年成為美、歐、日後第四大經濟力量。

而現在,中國大陸是世界僅次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

於今看來,如果當時台灣相信的是布里辛斯基的預言,而不是李登輝的預言,而在廿年前選擇參與這樣的崛起,台灣的命運將會是很不同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國家元首,不但是預言師,更是領航員。但如果預言師是個蹩腳的預言師,對國家帶來的,卻是二、三十年都不會結束的災難。

陳長文/海基會首任秘書長

【2016-09-13 聯合報 民意論壇105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