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失落20年 多半来自一个预言

最近和朋友聊起,他说一位上海研究两岸问题的经济学者告诉他,在一九九○年代末期,这位学者参与上海的金融发展研究。那时他非常关注台湾的“亚太营运中心”计画。

但,亚太营运中心因为李登辉前总统的“戒急用忍”而胎死腹中。

这位学者表示,那时的亚太营运计画做得很实在,上海从这套规划中得到很大的启发。

回想起来,从一九九六年李登辉当选了第一届直选的民选总统后,台湾就告别了过去经济起飞的台湾奇蹟年代,这廿年,台湾走上了国力渐衰、被边缘化的狭路。

这条狭路多半来自于一个廿年前的预言:中国崩溃论。

一九九六年,李登辉在全国经营者大会上,提出了“戒急用忍”的两岸政策的主调,也决定了台湾接下来长达廿年的发展命运。但李登辉为什么会提出“戒急用忍”?这可以从他其后的发言来看。

一九九九年,李登辉在《台湾的主张》一书,提出“中国七块论”,主张将中国分为台湾、西藏、新疆、蒙古…等七个区,让各地根据特性发展。

这“七块论”,李登辉显然有一种对“中国分裂”“台湾独立”的强烈期待,但七块分裂要发生其前提,则是二千年李登辉和日本漫画家小林对谈中,他毫不隐讳的预言:“中国只可能再维持七、八年的稳定,而后即可能发生人事之争,以及各种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此即李登辉坚信的“中国崩溃论”。他认为中国必将趋于衰败,甚至灭亡,然后“七雄”群起,分而裂之,形成所谓的“七块论”。

而戒急用忍,把台湾与大陆阻绝起来,也就是依附在这个“预言”之上。

可惜(对李登辉而言)或可喜(对期待两岸共同繁荣的人而言)的是,中国大陆崩溃的预言并没有发生,至少,廿年都没有发生。相反的,中国大陆发展路径,应的却是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里辛斯基一九九三年提出的另个预言,他指出“今后一、二十年”中国将崛起,并在二○一○年成为美、欧、日后第四大经济力量。

而现在,中国大陆是世界仅次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

于今看来,如果当时台湾相信的是布里辛斯基的预言,而不是李登辉的预言,而在廿年前选择参与这样的崛起,台湾的命运将会是很不同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家元首,不但是预言师,更是领航员。但如果预言师是个蹩脚的预言师,对国家带来的,却是二、三十年都不会结束的灾难。

陈长文/海基会首任秘书长

【2016-09-13 联合报 民意论坛105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