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排斥獨立,但請聽我談談一國良制

俞正聲
大陸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右)18日傍晚會見訪問北京的台灣藍營及無黨籍正副縣市長,強調一中原則反對台獨是大陸底線。(陳君碩攝)

我一直主張「一國良制」。而在此時的政治情勢與政治氛圍下,再提這個想法,好像有點不識趣與不太實際。

在政治面,蔡英文不但說不出一中,連九二共識都不接受,更何況「一國」?在民情面,尤其年輕世代,反中或去中的情緒當「潮」,不少人根本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不要說一國,就算大陸實行了「民主」,有些人可能在情感上還是選擇「你走你的民主道,我過我的民主橋」,「田無溝、水無流」對某種意識型態的人來說,其實是他心目中最美好的伊甸園。

但正因如此,我益發覺得,必須好好地談談「一國良制」。

夢想使人偉大,人無夢想必有近憂。這是我對當前兩岸與台灣局勢最深刻的憂心。但台灣人沒「夢想」嗎?也未必,如果按照藍綠進行意識型態的光譜分類,在台灣還是有一群「夢想鮮明」的人,其夢想就是台灣獨立。

每一個人的夢想都值得尊敬,台獨夢想也是。我想說說個人看法,一是,從我的角度來想,我認為(不絕對正確),在中國崛起的大潮流中,台獨實現可能性非常之低,風險也非常之大。這是值得尊敬的夢想,但未必是實際的夢想。當然,夢想的美處,往往就在於它的不實際。這是一個弔詭。二是,就算不去斷論台獨的實際性,從夢想的多元性,或同樣出於對夢想的尊重,對於「統一」,是不是也該給它被尊重、被討論的空間呢?

如果這個被尊重、被討論的空間,大家同意。那麼,談「一國良制」,也就沒有識不識趣的問題了。

一國良制,是一種「有條件的統一論」,其第一個延展意旨是,條件不成立,就維持現狀,暫不統一。所以,也是一個「夢想」,不會立即實現,也就不必急於否斥。

其二,這條件中,非武力、基於意願的統一是必要條件。換言之,反對武統,同時在台灣人民沒有透過民主程序的多數同意前,不統一。也就是說,必須在「非壓迫」狀態下,有意願與有尊嚴的統一。

其三,「一國良制」的條件論,和「民主統一論」有些類似,卻不全相等。民主統一論,把統一的條件限定於「民主」,但「一國良制」,把統一的條件設為「良制」,這良制,可以是民主,但未必一定是民主。毋寧說,是一個兩岸都能夠接受的「好制度」。

為什麼要用「良制」,而不直接以「民主」來表述能夠接受的條件呢?這有二層意涵。

第一,這也是一種「謙虛」,台灣實施民主,但我們不需要在一開始,就以一種自居優越的角度,認定大陸的制度(不管是現在或將來)一定就比台灣不好,排除優越感,是溝通要成功的先決條件,因此「良制」,也可以說是一種謙卑的態度起手式。

第二,全球的民主政體也確實面臨了困難挑戰,雖然我還是對民主有信心,但我也寧可對制度的演變,保留另一種「謙虛」,也許未來,兩岸的智慧,或人類的智慧,可以找到比民主更好的制度,或者,仍是民主,但是比現在更改善、更改良、更周延的民主。

甚至可以這麼說,由於我生長在民主台灣,加上法律人的養成過程,我個人的「制度信仰」是民主,所以我的「私心」認為那個「良制」就是「民主」加上「法治」。如果我們的民主實踐真的好,大陸民眾自會看在眼裡,那比自說自誇要有說服力得多。

而更重要的是,這個「夢想」,放在全球潮流趨勢下,比台獨更具多一點的實際性(當然,這也是「我的認為」,不代表絕對正確),至少,在追尋的階段,來自於大陸「合」的助力,會遠大於「抗」的阻力。而兩岸友善的合作與交流,是台灣生存發展的必要基礎。

最後,「一國良制」下的統一,也可以有無限光譜組合的可能,經濟融合大於政治融合的歐盟前身經濟共同體、鬆散的國協或邦聯或聯邦,高度自治的特殊安排等等。如果是鬆散的政治聯合,甚至和「獨立」的實質差別可能只有百步距離。如此,又何必過早地「反對統一」呢?

一國良制不識趣?也許此時,更是兩岸,特別是台灣人民好好思考「一國良制」最識趣的時機。

(作者陳長文,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2016-09-19 中國時報 天堂不撤守 105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