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排斥独立,但请听我谈谈一国良制

俞正声
大陆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右)18日傍晚会见访问北京的台湾蓝营及无党籍正副县市长,强调一中原则反对台独是大陆底线。(陈君硕摄)

我一直主张“一国良制”。而在此时的政治情势与政治氛围下,再提这个想法,好像有点不识趣与不太实际。

在政治面,蔡英文不但说不出一中,连九二共识都不接受,更何况“一国”?在民情面,尤其年轻世代,反中或去中的情绪当“潮”,不少人根本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不要说一国,就算大陆实行了“民主”,有些人可能在情感上还是选择“你走你的民主道,我过我的民主桥”,“田无沟、水无流”对某种意识型态的人来说,其实是他心目中最美好的伊甸园。

但正因如此,我益发觉得,必须好好地谈谈“一国良制”。

梦想使人伟大,人无梦想必有近忧。这是我对当前两岸与台湾局势最深刻的忧心。但台湾人没“梦想”吗?也未必,如果按照蓝绿进行意识型态的光谱分类,在台湾还是有一群“梦想鲜明”的人,其梦想就是台湾独立。

每一个人的梦想都值得尊敬,台独梦想也是。我想说说个人看法,一是,从我的角度来想,我认为(不绝对正确),在中国崛起的大潮流中,台独实现可能性非常之低,风险也非常之大。这是值得尊敬的梦想,但未必是实际的梦想。当然,梦想的美处,往往就在于它的不实际。这是一个吊诡。二是,就算不去断论台独的实际性,从梦想的多元性,或同样出于对梦想的尊重,对于“统一”,是不是也该给它被尊重、被讨论的空间呢?

如果这个被尊重、被讨论的空间,大家同意。那么,谈“一国良制”,也就没有识不识趣的问题了。

一国良制,是一种“有条件的统一论”,其第一个延展意旨是,条件不成立,就维持现状,暂不统一。所以,也是一个“梦想”,不会立即实现,也就不必急于否斥。

其二,这条件中,非武力、基于意愿的统一是必要条件。换言之,反对武统,同时在台湾人民没有透过民主程序的多数同意前,不统一。也就是说,必须在“非压迫”状态下,有意愿与有尊严的统一。

其三,“一国良制”的条件论,和“民主统一论”有些类似,却不全相等。民主统一论,把统一的条件限定于“民主”,但“一国良制”,把统一的条件设为“良制”,这良制,可以是民主,但未必一定是民主。毋宁说,是一个两岸都能够接受的“好制度”。

为什么要用“良制”,而不直接以“民主”来表述能够接受的条件呢?这有二层意涵。

第一,这也是一种“谦虚”,台湾实施民主,但我们不需要在一开始,就以一种自居优越的角度,认定大陆的制度(不管是现在或将来)一定就比台湾不好,排除优越感,是沟通要成功的先决条件,因此“良制”,也可以说是一种谦卑的态度起手式。

第二,全球的民主政体也确实面临了困难挑战,虽然我还是对民主有信心,但我也宁可对制度的演变,保留另一种“谦虚”,也许未来,两岸的智慧,或人类的智慧,可以找到比民主更好的制度,或者,仍是民主,但是比现在更改善、更改良、更周延的民主。

甚至可以这么说,由于我生长在民主台湾,加上法律人的养成过程,我个人的“制度信仰”是民主,所以我的“私心”认为那个“良制”就是“民主”加上“法治”。如果我们的民主实践真的好,大陆民众自会看在眼里,那比自说自夸要有说服力得多。

而更重要的是,这个“梦想”,放在全球潮流趋势下,比台独更具多一点的实际性(当然,这也是“我的认为”,不代表绝对正确),至少,在追寻的阶段,来自于大陆“合”的助力,会远大于“抗”的阻力。而两岸友善的合作与交流,是台湾生存发展的必要基础。

最后,“一国良制”下的统一,也可以有无限光谱组合的可能,经济融合大于政治融合的欧盟前身经济共同体、松散的国协或邦联或联邦,高度自治的特殊安排等等。如果是松散的政治联合,甚至和“独立”的实质差别可能只有百步距离。如此,又何必过早地“反对统一”呢?

一国良制不识趣?也许此时,更是两岸,特别是台湾人民好好思考“一国良制”最识趣的时机。

(作者陈长文,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6-09-19 中国时报 天堂不撤守 105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