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感与冷漠,是民主社会大敌

▲民主政治非政党恶斗,才能谋全民之福。(图/台北市摄影记者联谊会提供)

此刻台湾,大家还有什么“公约数”。我想,这个公约数大概就是无力感吧。我们虽然对民主制度骄傲,但党不像党,不愿比好,一意比烂,于是搞得国不像国。
在朝的埋首分赃,以极难看的吃相逼退所有有政府资源挹注的单位,也不管这些单位有没有任期保障;在野时什么都答应,在朝后什么都给不起;在野时无理反对一切,在朝后那些无理反对全变成自己的施政绊马索;国政荒芜、两岸对立都不在乎,心心念念的,就是清算异己,怎么把在野党完全撃溃,除了权斗,别无能事

在野的则暮气沉沉,一副日薄西山的败象,以前家大业大,用党产资源安抚四方,尚能维持表象团结;选举大败后,非但没有勾起其句践之志,别说卧薪尝胆,以图复兴,资源变小,反而抓得更牢,选举大败似没有对这个政党产生多大教训,别说有什么感动力量,老态龙钟、迟顿退化的僚气,让年轻世代更是敬而远之。长期以往,小党化与泡沫化几可预见。

而这无望、败坏的政治,不但让民主蒙尘,更几乎把台湾其他所有部门的热情、活力、创意都一一揑死,国家社会掉进了一滩死水,乌云蔽天,难以见日。拖得台湾日复一日地原地打转。

原本还有人对政治改革抱以希望,但久而久之,有理想热情的人反而倒得最快,一一失望退场后,政治劣币化更加严重。于是存于政坛者,还有多少人怀抱着改革理想,欲为社会出一份力,尽心以挽狂澜?或者多半只为赢得选举、坐上高位,把赢得职位,获得分配资源的权力当成从政唯一目的。

▲不当党产条例,国民党直批:抄家灭党开恶例。(图/记者周宸亘摄)

凡此种种,皆让有志、有识、有梦者,对政治更加怯步,而普罗大众虽有选票,东选西选,都是图己权、谋己利的政客,失望渐重,这些怯步与失望,便交织成一种“无力感的循环”,终至冷漠。

但我是要“鼓吹这様的无力感”吗?不是的,点提这様的“无力感”,是要提醒台湾民众:无力感与冷漠,才是民主社会的大敌。

一旦志者退却,众人冷漠,台湾就会真正变成政客天堂。而大家必须知道,政治败坏,除了少数权力者,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可能从这坏局、败局中“独善其身”。置身事外的“小确幸”与“桃花源”,是现实上根本不存在的天真幻想。

因此,即便政治再坏、局面再难,对台湾关心的人,更必须加倍地关注政治、关心政治。也务要团结力量、发挥创意与热情,打破这“劣币垄断”的可悲局面。

“苹果烂了,就从树上摘新的。”如果现在的政党不争气,就要鼓励有创新能力、尚有一息抱负的理想之士,以新的平台、新的方法、新的意志,去开创新的政治可能。这不容易,但必须有人不失望、不冷漠地继续努力。

文/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6-10-03 Ettoday 云论 105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