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发言变强硬… 蔡总统,别放弃和平

“我想,要终结恐怖主义、暴力和仇恨,这么做是唯一的可能。”

这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以色列开国元勋裴瑞斯年初接受时代杂志专访时的一段话。这位缔造以巴和平、消除中东冲突的领袖,上月病逝,享寿九十三岁,留给世人无限追思。

裴瑞斯最为人称道的是,他是一九九三年《奥斯陆协定》的推手之一,这个协议承认巴勒斯坦有限的自治,让世人看到以巴和解的一线曙光;裴瑞斯也因《奥斯陆协定》和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特、以色列总理拉宾,在隔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可惜,《奥斯陆协定》没有完全的实践它想促成以巴终局和解的目的,但裴瑞斯、阿拉法特与拉宾推动签署这协议极不容易,却是事实。拉宾还被以色列右翼民族主义者视为“背叛”,获诺贝尔奖一年后遭激进分子枪杀。

他们的和平远见与和平行动,是后人缅怀他们的主要原因。裴瑞斯说的两句话,特别令人感动。一是,“五年的谈判比五分钟相互动武要值得多了”;另一,他希望后人记得他是“救了一个孩子生命的人”。

这个故事,特别要给台湾人民和政治领袖参考。

这三位和平推手,都曾是“鹰派”。裴瑞斯早年参与犹太游击队,曾任国防部长,以巴之间及以色列和中东国家之间的冲突,都有他参与或决策的影子。但当他理解到,战争不该是以色列孩子的未来,过去鹰派的历史,却无碍于他致力开启和平之门的努力,于是,裴瑞斯从鹰派,转为鸽派,立下了一个以巴与中东地区的和平碑。

这一点,对蔡英文难道没有启发吗?从九二共识僵局到ICAO参与被拒,原来在两岸发言尚称克制的蔡英文,近来发言开始强硬,大陆的态度也从“软强”升为“明强”。对立上升,实不是台湾之福、人民之利。

民进党过去靠鼓动反中、煽动厌中、推动去中赢得政权。问题是,民进党现在已经执政,就要有执政的胸襟与高度。两岸关系早就走出五十年代的烽火岁月,这三十年来有热有冷,但大致和平。两岸关系是台湾生存发展的重中之重,维持两岸关系稳定,是任何执政者的必修课。

过去的蔡英文与民进党是两岸关系的“鹰派”,这“鹰”的程度,比得上曾涉入战争决策的裴瑞兹的“鹰”吗?如果以裴瑞斯“鹰”得如此之深,都能为和平扛受压力,大步转型为“鸽”,蔡英文的“深绿压力”,不就只是九牛之一毛罢了。如果裴瑞斯可以转型,蔡英文有什么做不到的?全部不都只是在蔡英文一念之间吗?

蔡英文的发夹弯虽然一直受到质疑,但裴瑞斯的发夹弯也转得不小。但为了台湾的和平发展,该转的弯,蔡英文还是得扛着压力转。这是领导者的义务,不是权利。

最后,我想把美国总统欧巴马赞扬裴瑞斯的一句话,也送给蔡英文,欧巴马说裴瑞斯“是从未放弃和平梦想的朋友。”蔡总统,请妳也别放弃。

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6-10-06 联合报民意论坛 105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