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很满足 一定要幸福

“我这一生很满足”。

是谁,会在临终前、告别人世时,用这句话,当做告别信的开端?

是一位拿了无数奥运奖牌的运动健将?是一位每部电影都叫好也叫座的金像奖大导演?是一位富商?是一位卸任的总统?
很满足的一生,是多少人苦苦追寻而未必可得的人生?谁能有幸,拥有这样的满足?

他叫曾奕凯,一位才二十四岁就离开人间,善良如天使的年轻人,家住新竹县的他,和弟弟曾奕棋都患有“裘馨氏肌肉萎缩症”。

“曾奕凯”的图片搜寻结果

这是和遗传有相当关系的病症,患者全身肌肉会持续萎缩,约五岁发病,约十岁时需要坐轮椅,渐渐将致心脏、呼吸衰竭,病患寿命通常不超过二十岁。

奕凯读幼稚园时被发现罹患肌萎症,小三开始坐电动轮椅上学,连坐马桶都会滑下去,得靠母亲从马桶盖里拖出来。

弟弟曾奕棋则是小三时发病。

奕凯和奕棋的父亲知道儿子罹患罕病后离家出走,妈妈一度想带兄弟俩“解脱”,但两兄弟用诗歌、绘画感动母亲,即使只剩手指能动,仍靠着意志力画出一幅幅撼动人心的作品,奕凯喜欢写诗,还曾以诗作《解开人生锁链》:“只要心念一转,将会有奇蹟发生”鼓励病友。

虽然母贫子病,生活穷困,他们以坚毅而丰富的心灵,满溢的正向思考,面对人生的每一个困难与挑战。

母子三人的故事,令人感动,更令人敬佩。

今年初,奕凯因喉咙肌肉萎缩吞咽困难,住进医院,上周因心脏衰竭过世,结束了奕凯面对罕病的奋斗人生,妈妈陪在奕凯,以温暖的亲吻,送了奕凯最后一程。

弟弟奕棋,也为哥哥献上最后祝福:“你的离开我跟妈妈都很难过,不过你也健康了。”

看到这一段奋斗人生的故事。心中满是感慨,奕凯那年轻的灵魂,承载了多少奋斗不息的善愿,他那被病魔折磨一生的身体,没有让他对世悲嗟,即便只剩下手指能动,也要写下他对人生的美颂。

“我的人生已经圆满,已无挂念,留下的爱在世间长存。”奕凯的生命虽然短暂,但他却下了“圆满、满足”的注脚。

奕凯的母亲更伟大,坚苦卓绝地一肩扛起,二个患有罕病儿子一生的照顾,但这照顾对母亲来说,却是甜蜜的,母子三人用爱相扶持,共享另一种属于他们的微甜幸福。

“曾奕凯”的图片搜寻结果

如果一生纠缠的病痛,短瞬即逝的生命,都不成为奕凯的困扰,都不能让奕凯挫折,都不能夺走母子三人对人生的乐观与珍惜,那么,其他生活优渥无虑,手足健全无缺却“不满足”的人,会不会觉得,这些“不满足”太过无谓、也太过奢侈?如果奕凯的灵魂在天上看着,会不会觉得,人世间所有的“不满足”,都是庸人自扰。

“谢谢您一直爱我,您的爱支持着我的心灵,每一个心愿都帮助我去一一实现,每一个决定您都放手让我去做,因为您的爱让我不怕受伤,我一点一滴的人生是您为我编织的故事。”这是奕凯最后为母亲唱出的感谢。

“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您一定要幸福喔。”这是奕凯告别信中,最后一句对母亲留下的祝福。

“曾奕凯”的图片搜寻结果

这何止是奕凯对母亲的祝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一生很满足,一定要幸福”,不也是对所有面临困难的人,最有启发的祝福。

(执笔人:陈长文 终身志工)

【2016-10-11 人间福报 105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