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权优先 自住房屋税应谦卑

前阁揆陈冲本月呼吁政府与民众相互体谅,让房屋税“包容式成长”,笔者深表赞同。亦即地方政府就算有意调涨,也须秉持“自住房屋轻税”原则;反之,非自住房屋,则可以调高税率。对老百姓来说,不论穷富,自住房屋是生活必需品,关乎居住人权乃至生存权,不能课予重税。

此外,不宜以定义与标准模糊的“高级住宅”(俗称豪宅)区别课税,来惩罚人民自费提升居住品质安全的努力;台北市府有意让实施五年的“高级住宅八大认定标准”退场,这样回归租税法定原则的方向正确,但“高级住宅税率”也应原则上排除适用于“自住房屋”,否则有些上涨地段“老旧房子”的民众,就面临“都更后变高级住宅,恐缴不出税而需卖房搬家”的窘境,或不得不抗拒都更。

不动产课税概分三类:持有税(房屋税、地价税)、交易税(契税、印花税)及所得税(房地合一税)。

房屋税的任务并非对房价上涨的“资本利得”课税;若房子交易赚了钱,自能透过交易税、所得税课征,来实践“涨价归公”。调高房屋税平抑房价不仅事倍功半,还会对广大自住房屋衍生后遗症,毕竟民众不会因为自住房屋涨价,就有现金收益可拿来缴税。

那么,房屋税为什么涨?主因是“逾30年未调整课征公式”导致税基长年偏低,地方财源不足、公共建设匮乏。多县市因此陆续调涨税基以“合理化”房屋税;方向上虽可接受,但不可不当波及“自住房屋”者的居住与生存权。

首先,十多年来民众实质所得未增,房价却涨不停,若短期大幅度调涨房屋税,显然会不当加重自住房屋民众负担。

其次,30年才调整的新制公式该适用于何时建造的房屋才公平?也生争论。大致有两模式:(1)大多县市采“一刀切”,如台北市仅“2014年7月后核发使用执照的新屋”才适用新制,受影响民众较少。然而,新旧屋赋税差很大,有失公平,不仅降低买新屋意愿,也不利都市更新。(2)另种作法是“回溯适用”(非要求补税,法律上称“不真正回溯”),如台南市“2001年以后发使用执照的房屋”皆适用新制,比“一刀切”公平,但影响民众多,须留意:涨幅冲击是否过大、折旧率及残值是否应相对调整;例如钢筋混凝土房屋,在现行算式下,60年老屋残值竟有40%,显然过高;且逾20多年未调的免征税标准仅10万元,也应上修。

基上,笔者呼应前阁揆陈冲的意见,基于“自用房屋轻税”,提出三建议:

(一)计算公式,应提高折旧率及免税标准、降低残值,自住房屋尤应降低税率。适用房屋年份范围,基于公平及永续,“回溯适用”显较“一刀切”为佳,行政院应协商各县市采同一方案。

(二)房屋市价,贵不在建物而在土地,工程及建材仅占一部分。但持有税采“房屋税、地价税”分课的作法,滋生众多困扰,行政院应修法改采房地合一课税。

(三)实施时间:加税冲击全国人民荷包,各县市虽有预告实施,但今年7月才引发广大关注,绝大多数民众是接到税单才有被突袭之感,甚至未及申请认定自住。行政院应协调暂缓新制,于落实上述方针并充分宣导后,于2018年起在各地统一实施“房地合一持有税”。

持有税税基公式长年失调,是政府失能、立法怠惰所致;如今一口气大幅增税,又波及自住房屋影响居住人权,又是欠缺沟通的打击错误,形同全民加税。行政院宜全面检讨不动产税制,别拿广大百姓的自住房屋开刀。

(作者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6-11-18 经济日报 105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