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费随袋征收 寻找循环经济转型密码

台北市代烧云林县垃圾,遭批的柯文哲市长一句大实话“垃圾不分蓝绿”颇获共鸣。毕竟台湾小资源少,在季风气候吹拂、城乡紧密供应链下,城乡间的垃圾与污染防治、防疫等公卫问题休戚与共,并不如你我想像的疏离遥远。

从垃圾处理反映一国对永续发展的战略。中央与北市协助外县市垃圾问题,态度正确,但观念与方法都落伍了。

影响全球产业链的《气候变迁纲要公约》巴黎协议十一月生效,我国跟进立法并承诺减碳额度。台湾人均排碳量全球第十四名的“业障”已够重,而政府承诺提前废核电后的“化石燃料发电”又将增排碳与空污;如今却连垃圾还得从云林“远运两百公里来焚化”,是系统性的资源错置!

一九九○年代“一县市一焚化炉”已不合时宜,民众不要焚化炉、掩埋场,环境负载太沈重。要根本解决,唯有“垃圾彻底资源化”;条件与台湾相仿的荷兰大力推动的“循环经济”就是可行路径。民进党政府既有意跟进并引为产业引擎,那“全面实施垃圾费随袋征收,强化减量与分类”就是基础马步。

二○○○年,马英九市长在北市成功推展随袋征收,二○○三年民进党政府曾推动各地跟进但无进展;二○一○年后新北市、台中市(仅石冈区)跟进;其他县市仍是“随自来水费征收”。为什么两党执政十六年做不到全台普及?跟城乡差距、产业结构、选民观念也许有关;但如何因地制宜、教育民众,在中央与地方都居执政优势的民进党政府要加油!

从随水费改用随袋征收,不少民众直觉伤荷包;但二○一五年每人每天每公斤垃圾清理费统计数据却相反。

“随水费”的县市介于零点六九到一点七三元,改用随袋的双北只要零点三九到零点五八元!因为随袋征收,可强化使用者付费意识,大幅促进垃圾减量与分类,降低清理成本。

十二月环保署宣布,将在双北以外的四个直辖市实施。笔者建议,六都实施后的一年内,全国其他县市亦应采因地制宜方式全面实施。

首先,如果中央与地方、政府与民间联手推动,那“非都会区”的两大障碍皆可克服:

一是地方财源不足。若搁置朝野对立,中央补助地方、区域互助,在几年内全力落实、良性循环,应该大有可为。

二是地方政府稽查人力不足。非都会区空地较多,一旦随袋征收,可能促使民众将垃圾弃置空地逃避费用。因应配套,除了阶段性“重罚”搭配已经施行的检举奖金(智慧手机在手,人人都是稽查员)外,尤须仰赖教育与民间组织网络来普及观念。

三十年前台湾推动“你丢我捡,不随地丢垃圾”就是透过学校教育向家庭植根;而近二十年蓬勃发展的基层社区总体营造、地方文史、民间信仰与义工系统,更是推动新政的有力伙伴。

至于如何因地制宜?政府蒐集国外经验的同时,也可挖掘在地草根智慧,例如结合农村再生计画、举办区域“青年/跨世代政策研发竞赛”(例如发放家户基本额垃圾袋,超额民众才需另购)。

其次,同步推广随袋征收、循环经济,加乘效应相辅相成。

德国布朗嘉(Michael Braungart)教授二○○二年即指出,物资从开采、制程、使用、运输,弃置掩埋场或焚化炉,是“从摇篮到坟墓的直线经济模式”。他提出“从摇篮到摇篮的循环经济”概念,让资源百分百循环使用、垃圾归零,已获不少国际大厂跟进,荷兰政府全力推广。

随袋征收若能在全台湾实施,就是“改变消费者习惯、提高环境觉察力”的极佳教育途径,还可从回收流程找出“垃圾大数据”,溯源而上重新设计资源使用,并配合国家策略,预见应提前辅导哪些产业转型、培植哪些新兴产业。这对资源匮乏的台湾,在转型到绿色减碳的循环经济的过程,绝对大有帮助。

(作者陈长文,终身志工)

【2016-12-12 人间福报 105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