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红十字会法,算哪门子政绩

陈长文》废红十字会法,算哪门子政绩
从过去到未来,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一直是用她默默付出的身影在说话。(图/中时资料照,赵双杰摄)

近来流传一份蔡政府上台后192项政绩,连废除特侦组都被当成政绩,引起滥竽充数的批评,为了灭火,行政院发言人出来表示:“不是行政院版本”。

其实,类此争议,不久前即已发生,不久前,有绿营人士沾沾自喜地推出蔡英文83项“政绩”,其中,特别引起笔者注意的是,这一份让绿营人士“泪推”的政绩列表中,废除《红十字会法》也在其中,爱护红十字会的人内心的酸楚伤痛,实难以言喻。

国际红十字组织,是根据日内瓦公约成立的。虽然台湾因为现实的因素(两岸关系),失去了“红十字会暨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的会员资格,但是与各国红十字会的交流,从来没有问题,也一直是他国红十字会与台湾交流的对口。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不被承认,是因为中华民国不被承认,民进党的立委以此为由,要求废除《红十字会法》,无异是在台湾的伤口上撒盐。试想,如果连中华民国自己都不承认自己,又如何要求国际友人重视我们?

至于其他对红十字会的攻讦,只要愿意查证的,都可发现不是事实,不愿查证者,说再多也听不进去。因为如果连数十年前的“防痨邮票”,都可以拿来当清算今天的红十字会的借口,先射箭再画靶的机关算尽,其实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红十字会法》固然有保障政府当然理监事的职位,若认为这项规定已没有必要,专法也可以修正,完全不需要废除红十字会专法。

在蔡英文和林全领导的民进党政府倡议废法时,笔者即苦口婆心地说明红十字会专法其实保障的是两件事:一、红十字名称专属;一个国家,只有一个红十字组织,并以此作为对国际交流的窗口。二、紧急劝募权。后者是战时的急难援助,《红十字会法》特别授权,让红十字会的募款得不经过主管机关事前审查,平时则仅适用在天灾的紧急援助。

如今,执政者废除红十字会的专法,其实就是让台湾自我隔绝于国际红十字组织。绿营人士却沾沾自喜地以此作为“政绩”,羞辱的是中华民国红十字会迁台至今,在台湾这块土地上为发展红十字会救人救灾任务难以计数人的心血。

这也是为什么笔者曾重批“历史会记得林全折了红会天使之翼”,因为,不管提议者是绿营的何人,以刽子手的血刃砍断红十字会翅膀的,就是身为阁揆的林全。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民进党根本不在意所谓历史、不在乎所谓名声,或者压根认为所谓历史名声,是权力者可以任意扭曲的。于是笔者的苦劝如同狗吠火车,挡不住民进党的霸道辗压。

更荒谬的是,废除专法之后,民进党对红十字会的批评,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更为恶化。过去红十字会总会对各分支会,的确欠缺法律监督机制,但是废除专法之后,监督更为不易。何况,民进党政府废专法迄今,没有采取任何行政或立法措施补正其废法前莫须有的理由,任由红十字会(总会和分支会)陷入“法人身分”不明的困境。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何况是红十字会这么多前辈与同仁,他们为台湾的付出与贡献,存在每个人的记忆里面,这是政治权力无法抹煞的。相对地,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把政治斗争套用到公益组织,恶狠地折断红十字会的天使之翼,这样的政府,又打算留什么名声,让后人缅怀?

从红十字会的志工角度来说,笔者希望他们不要因为恶劣的政治斗争影响到他们心中的使命。“有苦难的地方,就有红十字会”,这是红十字会给自己的要求,“有红十字会的地方,就有希望”,则是在困苦中看到红十字会身影的人,给红十字会的期待。只是可惜,如果少一点“政治”在后面扯后腿,红十字会的志工们可以发挥更大的助人效率,帮助更多需要的人。

最后,依然愿意支持、相信红十字会的人,不妨上网,阅读红十字会总会善款的专案报告、执行情形,我相信大家会发现,红十字会的所有同仁已经用尽全力,把每一分善报的效益发挥到最大。

从过去到未来,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一直是用她默默付出的身影在说话。

(陈长文/中华民国红十字会终身志工)

【2017-01-09 中国时报 10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