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军人尊严 我为阵亡父亲寒心

 

军校招生日益困难,不就是因为领导军人的最高统帅,放任政府与政党,践踏军人尊严,所...
军校招生日益困难,不就是因为领导军人的最高统帅,放任政府与政党,践踏军人尊严,所招来的“寒心效应”? 图/翻摄陆军官校网页

以一个法律人来说,我对蔡英文政府感到灰心;以一个军人子弟来说,对蔡英文政府则感到寒心。

民国三十八年,我的父亲随政府带家人从大陆来台湾后,又奉命回到大陆,继续“剿匪”任务,不久即阵亡于四川邛崃。当时局势败坏已不可逆,究竟父亲为什么要回到四川,他的牺牲有意义吗?这是我懂事后,内心一直存在的疑问。

以我父亲个人而言,我相信,他做不到一个人苟存性命于台湾,坐视著在战场上的袍泽吧,他在阵亡前,心里念的也是希望他的牺牲,可以保卫他爱的人。以军人集体来说,对国家、同胞的认同,即使不幸牺牲,也是有价值。

也因此,看到民进党政府要限制退役将领的言论自由,要立法将退将赴大陆予以“终身管制”。我油然生起“今夕何夕”的感慨。“民主”是台湾的根基所在,而之所以民主,就在于身处台湾的人民,拥有诠释心中“国家尊严”的自由。而言论若有踰越,舆论可以挞伐,但政府那只手,不容伸进来干预。

“国家尊严”跟“国家安全”不一样,如果退将泄漏机密,当然要依法究责。但所谓的“损害国家尊严”,则是受言论自由保障的。

所谓“我不同意你的言论,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在美国,公民有烧国旗的自由,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国民也有“主张台独”、“中华民国是流亡政府”的自由。

何况,退将不认为是在伤害“国家尊严”,他们可能认为,军事交流有助于台海的和平,出席大陆的“国庆”典礼,也是体现“一个国家、两个地区”的宪法规范。不管这样的认知,你我认同与否,但退将对“国家尊严”的定义,政府没有正当性干涉。

此外,退役将领已是平民,在没有“泄密”情况下,他的言论自由,和一般公民应该要有不同吗?

而今天,蔡政府践踏了这一份自由,践踏的,不就是先父以生命、以和家人陪伴换来的台湾安全以及自由,我不禁更感怀疑,先父的牺牲,以及曾为保卫台湾而牺牲的国军英魂,值得吗?

此外,今天的将领,就是明天的退将,当他们看到政府是如此对待他们戎马半生的奉献时,他们怎么自我说服要为这样的政府牺牲。

近来军事院校招生日益困难,不就是因为领导军人的最高统帅,放任政府与政党,践踏军人尊严,所招来的“寒心效应”?

不管是今天愚蠢的政客或普罗的台湾人民,都不该忘记国军的贡献。在早期两岸武力对抗、烽火漫天的时候,每位戌守前线的军人,都是用身家性命为肉盾,担当台湾的护卫;在中期两岸对峙的时候,即便冲突稍降,哪个军人不是冷落了家庭、坚守着岗位?即使是承平时期的现在,军人也是过着相对不自由的生活,让百姓可以安居乐业。

就算这些功劳苦劳、流血流汗都不论了,单单从法治的立场,政府怎能让军人退休之后,反而变成二等公民,承受着歧视性的限制。这不啻是公然的践踏宪法,民进党政府务必尊重宪法,悬崖勒马。

( 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7-03-09 联合报 106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