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警长的战斧 击中了什么?

美军发射战斧飞弹档案照片。(图取自美国海军)
美军发射战斧飞弹档案照片。(图取自美国海军)
 

当我们看着叙利亚毒气攻击的影片,男女老少无助地躺在地上,尤其是一个个纯真的幼童,用力的吸那口怎么吸也吸不进去的气,睁大着眼睛,仿佛在质问著上天为何如此残忍?

看到这样的情景,任谁的心都会像刀割一样,也油然而生一股愤怒。

我相信,美国总统川普也是在这样的心情下,下令对叙利亚发射了五十九枚战斧飞弹。

然而,即便痛心与愤怒,笔者还是要指出,美国攻击叙利亚,违反了国际法。

联合国宪章规定:“各会员国在其国际关系上不得使用威胁或武力…”,而其“例外使用武力”的规定有二:一是自卫;二是在联合国架构下为维护集体安全而采用武力措施。

美国此次动武,并没有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因此并不符合例外条款。在自卫方面,宪章规定,前提是该国必须受到“攻击”。而叙利亚显然并没有对美国进行攻击。

因此,这次的攻击行动,和美国在二○○三年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一样,都欠缺国际法的依据。二○○三年美国也是先以战斧飞弹袭击巴格达,当时笔者即撰文指出美国违反了国际法,一年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批判美国违反了国际法,安南认为:“对伊拉克采取任何军事行动的决定应该由安全理事会作出,而不是由任一个联合国会员国可以单方面决定。”

甚至,当时美国攻击伊拉克,还有二○○一年的九一一事件背景,美国标举“预防性自卫”,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制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或者对付可能包庇恐怖主义的国家,以保障美国的安全。故以“预防性自卫”扩张“自卫”的定义。

在叙利亚此次事件中,连“预防性自卫”都难以构成,其违反国际法更为明确。特别是,由于并没有经过联合国的适当程序,美国的战斧飞弹,击中的不只是叙利亚的军事基地,也击中了联合国宪章。

若要为美国说点话,我认为,美国对叙利亚的攻击,一部分是由于在美国价值中,实难以忍受化武这样残忍的武器,川普某种程度在回应这样的美国价值;另一部分,则也显现联合国的机制,愈来愈难以承担世界秩序维护的角色,特别是叙利亚引发的欧洲难民问题,不只是世界最难解的人道难题,同时也变成了恐怖主义的温床,动摇了欧洲的根本。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美国在没有安理会授权下攻击,仍赢得许多国家,尤其是欧盟的支持。

然而,问题并不会如此容易的结束。二○○三年美国攻打伊拉克时,俄国虽反对,但角色相对消极,但在叙利亚问题上,俄国的态度则相对强硬。而且,当时美国是以反恐大旗,一举铲除了伊拉克侯赛因政权,但恐怖主义并没有消遏,甚至因中东局面失控与无政府化,成为恐怖主义更大的温床。

这个多舛的世界,联合国的机制已难于应对,而要靠美国重新挂起“世界警长”的警徽,也不切实际。或许需要更高的智慧去发展新的规范体系,但大国强权得要先放下私心算计,而这一点,似乎又是超级难题。

(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7-04-02 联合报 106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