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改需让公务员和纳税人心服口服

军人年金改革未沟通 退伍军人到国防部丢鸡蛋抗议
台湾退伍军人权益保障协会11日到国防部抗议,宣告该协会不排除筹划“包围总统府、占领国防部”。(陈怡诚摄)

何飞鹏先生撰文〈现在的年改方案,仅是头痛医头!〉认为,退抚基金预计在2031年破产,年改会的版本延后至2044年。何文认为要更大刀阔斧:“退休薪资5万元以下,改革后的所得替代率6成;薪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者,改革后的所得替代率5成5;薪资10万元以上者,改革后的所得替代率5成;最低保障薪资3万元”,让年金的破产时间延到2051年。2051年,“所有的不足之数,全数由政府概括承受。”

何先生努力提出年改版本的用心让人尊敬,但却也同时引起了笔者的好奇。既然还是会破产,而破产后所不足数要由政府概括承受,那么,为什么政府要到2051年承受,而不是2031年后或2044年后,就开始承受?

又或者,退抚基金在必然会破产的算式中(差别只是何时),也许正显示,破产与否,并不是问题的全部。在年改议题上,存在更多复杂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