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兩公約 從司改會做起

 

總統宴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審查委員
總統蔡英文(右)宴請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審查委員,圖左為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教授孔傑榮。(總統府提供)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傳真 106年1月20日

 

今年1月國際專家受邀來台,針對我政府落實兩公約(《公政公約》及《經社文公約》)情形完成第二次審查。國際審查是由締約國周期性地(4年1次)接受聯合國人權機構的檢視,以監督該國的人權狀況。由於我國暫時無法參與聯合國,便獨創「在地審查模式」,廣受國際專家肯定。本次來台的10位專家,不乏前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委員,皆是公信力、專業俱佳的權威。

然而在優質的審查後,政府改進多少?對照2013年第一次審查的81點意見,第二次審查的內容及所提78點建議,不僅呈現了4年來在人權進程上不夠積極,更積累新的人權問題,令人汗顏。

Read more

吳敦義掌舵 國民黨考驗仍艱鉅

國民黨主席當選人吳敦義。記者陳正興/攝影
國民黨主席當選人吳敦義。記者陳正興/攝影

吳敦義以過半的得票在第一輪即力克國民黨群英,成為新一任的國民黨黨主席。這對國民黨與吳敦義,至少帶來二個喜訊:

第一,「服眾效應」,選前各方分析國民黨為了黨主席選舉砍得刀刀見骨,選後可能會因此埋下分裂種子。由於吳敦義的勝差明顯,這次的黨主席選舉結果當可服眾,分裂隱憂雖未必能全除,但至少大大降低。

第二,「團結效應」,由於新共主強勢勝出,也將進一步有機會終止國民黨這一年來渙散內鬥的亂局,有機會重新凝聚整合,拉回正軌,扮演強力監督的在野黨角色。

雖然吳敦義因為勝差顯著,而得到了一個好的出場。但接下來的考驗仍非常艱鉅。

Read more

一國兩制的香港,終歸要回到良制

香港首位女特首林鄭月娥
香港今年7月1日回歸中國20周年。(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香港今年7月1日回歸中國20周年。香港居民以及全世界都開始關心30年後(2047年)的香港和中國大陸會處於什麼型態的制度中。也就是,鄧小平先生提出「50年不變,一國兩制」的承諾會如何的發展,令人矚目。

大陸駐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教授,日前發表了兩次意味深長的談話,他先表示「若兩制威脅一國,任何國家都無法繼續兩制的安排」,之後又在不同的場合補充:「國家無意把香港內地化,否則香港將失去價值。」

一軟一硬的兩次談話,顯然北京當局對於香港的高度自治,也感到鬆緊之間不易拿捏。

Read more

蔡總統就職周年:陳長文》歸零和解 攜手為台灣前進

歸零和解 攜手前進
蔡英文總統(見圖,本報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520就職屆滿1周年,容筆者野人獻曝,代擬講稿一篇。

 親愛的中華民國國民,大家好!
去年此時,我在這裡宣誓成為中華民國總統,而今天,我並不打算去重覆過去1年,執政團隊做了什麼。

這並不是說,我們的成績不好,從總體經濟表現、進出口數字上揚,台灣並不是像有些人一開始擔憂的「地動山搖」。雖然經濟成長速度不快,也有人說是國際環境因素,但我們的確是努力在求進步中。

此刻的我最想說的是,我要向全國人民道歉。過去1年來,執政團隊有些作為是需要深刻反省的。鬥爭太多,合作太少,把在野黨當作仇敵,把軍公教視為異己。

政治紛擾,演變成為整個社會的互不信任,曾經有過的「生命共同體」,如今處處出現裂痕,這一點,我身為中華民國的總統,要負最大的責任。

我想,不只是我,民進黨的執政夥伴、在野黨的政治人物,以及全國人民,都應該要開始思考,如何放下彼此的爭鬥,重新出發。

因此,我想用「歸零和解、攜手為台灣前進」,來談談我的520就職1周年。

在接下來的任期當中,我最迫切要做的是三件事:和解、和解、再和解。 Read more

司改會議遭挫,蔡英文應虛心補救

蔡總統出席司改國是會議籌備會
總統蔡英文出席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並致詞。(總統府提供)中央社記者呂欣憓傳真 106年2月13日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繼台大教授林鈺雄後,律師陳重言跟進退出,甚至傳可能湧現「退出潮」,會議公信受挫。之所以會有成員不滿程序的情形,常是因為會議結論「似乎」已有成見,參與只剩「背書」作用。

本會議初衷良好,以邀集多元專業人士民主審議,擴大司改的專業與多元;但因無特別法源,體制上仍是總統的幕僚諮詢會議,成員由府方邀請。而總統畢竟代表行政權,應留意政治避嫌。

本會議功能除了「集思廣議」之外,很重要一點就是以成員的清望來為司改提供社會能量。因此,會議程序的透明對於結論的說服力至關重要。但是,有總統本人參加的籌委會卻被指為「閉門會議」,討論過程不能公開,的確不應該。所謂「籌備」通常指程序規畫,有何不能公開?而不同組別,卻對相同議題重複討論,也顯示了會議對「解決歧見」的努力不足,讓各組之間,對於他組的討論顯得互不尊重,甚至疑似因預設立場,所以想重啟爐灶翻盤。種種情況易讓外界有「結論已經預設」的想像。 Read more

【演講】博愛思想與世界紅十字會精神@菜根心系列講座

講題:「博愛思想與世界紅十字會精神」

主講人:陳長文

「菜根心系列講座」主辦單位:國立國父紀念館、孫文學術思想研究交流基金會

5月3日(星期三)下午2時30分、國父紀念館中山講堂

(簡介)孫中山先生曾言「革命的出發點在於愛,在於博愛。」博愛一中文詞,出自唐朝韓愈〈原道〉的「博愛之謂仁」,並可上溯孔子「泛愛眾,能親仁」、墨子「兼愛」、《禮運大同篇》等古老智慧。在西方,除了基督教精神、法國格言「自由、平等、博愛」之外,最能傳達「博愛」精神的,應該是第一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亨利杜南於1864年所發起的「紅十字會運動」,以中立、獨立角色志願做人道救援,為國際人道法打下基礎,在天災戰禍中挽救無數生命。

眾所皆知,孫中山先生以博愛為出發點,總結東西方智慧,提出三民主義。但很多人不知道,他還是紅十字會運動進入我國的啟蒙者,中文世界第一本紅十字專書就是由他翻譯,在倫敦蒙難時也是有賴他就讀香港西醫書院時期的老師、紅十字會倫敦支會創辦人康德黎先生的營救方得脫險。而且,在同盟會革命起義期間,孫中山也重視紅十字精神在起義過程「救死扶傷」的指導作用。對於不同世代,面臨的不同命題,「博愛」這一上溯數千年的思想,以及世界紅十字運動,給我們什麼現代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