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两判决 “有感司法”的角色挑战

太阳花攻占行政院案宣判
太阳花学运之“三二三攻占行政院”案,台北地方法院10日审结并宣判。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总召集人魏扬(前左4)等10人,被控涉犯煽惑他人等罪,均无罪,全案可上诉。其余包括陈建斌、黄国扬等11名被告,涉犯妨害公务、损坏公物等罪,分别被判刑3月到5月不等刑期,均得易科罚金。中央社记者吴翊宁摄 106年4月10日
太阳花案一审无罪 检:收判后再研议是否上诉
太阳花学运一审无罪召开记者会。(陈志贤摄)

学运占领立法院获判全无罪、行政院部分获判一部分有罪、一部分无罪(下称L判决及E判决)。如笔者前文〈学运判决,宪法与刑法多板块挤压的断层〉,本案是一复合问题,答案并不绝对,两个判决持不同意见,本是法庭常态,论理的异同之间更是民主法治的难得教材。

鉴于各界的疑惑、司法见解的适用争议,检方日前已就L判决提上诉,我们期待第2审的理性交锋。

笔者本文想谈谈两判决最大的不同处,也就是面对核心问题“占领行为是否违法?”分别论证,并从中观察两法庭的自我角色设定。

先要厘清的是,严格说来,占领行为其实不在法院审理范围。《刑法》〈妨害公务罪章〉(非告诉乃论)并无“侵占公署罪”;而两案的“侵入住居罪”(告诉乃论),由于立院未提告、政院也撤告,法院无法审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