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独乐,但求众乐 人生何止三百岁

今年的五月十六日,《星云大师全集》正式发表,其收录大师中文图书著作,将重要的作品重新编排造册,可说是大师文字弘法的总成。笔者接到总编辑邀为本书作序,旋即欣然同意,首先想到的,是过去与大师一段平淡的缘分。

还记得,高铁尚未通车前,台湾岛内的长途往返多搭乘国内航班。因为这个微小的机缘,笔者不时于搭机时偶遇星云大师。虽对佛教义理没有深切了解,但常为社会纷乱而恼的我,也能从大师的智语中寻求“不排不拒、放下执著”的智慧。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大师总会赠与印有佛法箴言的小卡片,从其上吉光片羽的短短数字,也令人感受到“不忧不惧、精进奋发”的力量。

从“佛法小卡片”此一轻薄短小的结缘物,到《全集》的出版,两相对照,也能一窥佛法的微言与大义。《全集》共有三千余万字、印制出版成三百六十五册,实已非“著作等身”可以形容。其中阐述人间佛教的思想及实践,富含大师九十年生命历程的阅历;一位童年失学,困于战乱时代的青年,是如何走过土匪横行、军阀割据的民国初年,并心心念念传扬佛法?经历北伐、抗战、内战、戒严解严与两岸对峙等历史的流逝,《全集》蒐罗了大师青年时期的写作,也记录了老年阶段的行文言谈,其一生弘法的行佛历程,深值吾人省思。

星云大师,一九二七年生于江苏江都,少年披剃,二十岁自焦山佛学院毕业。国共内战期间,大师参与僧侣救护队,于一九四九年来台,担任“台湾佛教讲习会”教务主任,并曾主编《人生》月刊、《今日佛教》、《觉世》旬刊等佛教刊物,让佛法微言大义深入民间。一九六七年,大师更于高雄开创佛光山,致力推动“人间佛教”,手订《佛光山清规》,把弘法从观念面延伸到实践面。大师出家七十余年,于全球创建三百余所寺院,并相继成立育幼院、精舍、仁爱之家与医院诊所,在在以行动发扬人间佛教注重入世而非出世、重视利他而非自利的理念。

笔者结识大师三十余年,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虽有限,但大师讲话从不着重佛教的专有名词,总以白话易懂的方式娓娓道来,勾勒出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调伏听众内心的烦恼。二○○○年《人间福报》创刊,成为第一份由佛教界发行的日报,不单报导佛教新闻,也关怀弱势族群与公益。笔者也有幸在“百年笔阵”专栏为公共事务抛砖引玉,贡献浅见。

《尚书.毕命》有言:“道洽政治,泽润生民。”此段话被视为“政治”一词的来源,意思是:“治国之道正,政治即能治理得好;恩泽广被,人民就能安居乐业。”人间佛教强调的生活性、利他性与时代性,当然也心系事涉众人福祉的政治(公共事务)。民国初年,人间佛教先河的太虚大师提倡“问政不干治”,充分反映此一思想的入世精神。星云大师在阐释人间佛教时,亦云:“实践人间佛教,可以增加人类的道德、改善社会的风气、净化自我的心灵,维系社会的次序。”这正是以出世的思想做入世的事业,不求独乐,但求众乐。

我想,有一句大师的话最能表达他在出世的静心中,有着入世的豪情:“龙要游到大海里应付猛浪,才能活动自如;狮要跑到山林里击败群兽,才能展现英姿;鸟要飞到虚空里接受挑战,才能学会翱翔;人要走到社会里承担考验,才能快速成长。”这一段广被传诵的话语,表现大师一直是以一种“修行在人间”的心情,持续地博施广济、启迪人心、行善助人。

“人生三百岁”的意思是,希望人生要有超越寿命长度的能量,于有限岁月中追求无限的弘法奉献。大师说这句话时年方七十,是期许自己在八十岁—也就是弘法六十年时—能孜孜不倦地以五倍努力活出“三百岁”的价值。如今,大师于九十高寿展望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借用一言,“人生何止三百岁”?

2017/5/15,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