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总统就职周年:陈长文》归零和解 携手为台湾前进

归零和解 携手前进
蔡英文总统(见图,本报资料照片)

 

蔡英文总统520就职届满1周年,容笔者野人献曝,代拟讲稿一篇。

 亲爱的中华民国国民,大家好!
去年此时,我在这里宣誓成为中华民国总统,而今天,我并不打算去重复过去1年,执政团队做了什么。

这并不是说,我们的成绩不好,从总体经济表现、进出口数字上扬,台湾并不是像有些人一开始担忧的“地动山摇”。虽然经济成长速度不快,也有人说是国际环境因素,但我们的确是努力在求进步中。

此刻的我最想说的是,我要向全国人民道歉。过去1年来,执政团队有些作为是需要深刻反省的。斗争太多,合作太少,把在野党当作仇敌,把军公教视为异己。

政治纷扰,演变成为整个社会的互不信任,曾经有过的“生命共同体”,如今处处出现裂痕,这一点,我身为中华民国的总统,要负最大的责任。

我想,不只是我,民进党的执政伙伴、在野党的政治人物,以及全国人民,都应该要开始思考,如何放下彼此的争斗,重新出发。

因此,我想用“归零和解、携手为台湾前进”,来谈谈我的520就职1周年。

在接下来的任期当中,我最迫切要做的是三件事:和解、和解、再和解。

首先,我要做到政治上的和解,对最大的在野党国民党,以及前总统马英九先生,我要表现出我的敬意与尊重。我会正式邀请马英九总统,来担任我最重要的国政顾问,我希望能够不时与他面对面地请益,我需要马前总统宝贵的经验。

也希望,从我与马前总统的互动当中,我们能放下政党之间的对立,一起来为人民服务。

我也要为过去8年,民进党对马前总统和他的执政团队许多不实的批评,表示歉意。有些事,当初我们反对,如今我们延续,我希望马总统,以及在野党的朋友,不要反对“马规蔡随”,也不要再把人民厌恶的杯葛恶斗,复制到今天的国会之中。

同时,我会尽力促成台湾社会的和解。我成长在一个多元族群的社会里,我的好朋友有原住民,有本省人,有外省人,也有新移民;有认同台湾独立的,有希望两岸统一的,也有考量到现实,暂时接受“九二共识”的人。

我们都是台湾人,都是中华民国国民,我们应该休戚与共,而非彼此憎恨。民主,是一个透过选举来解决歧异的制度,绝对不能因为政治立场不同,忘了我们是同胞与手足。

我也会把所有的文官,当成我执政的后盾。我会撤回三级首长可政治任命的草案,不让政治力介入文官体制的运作之中。

当前两项台湾内部的和解完成之后,我们才有更大的能力,进行两岸和解,让两岸关系成为台湾稳定的基石,而非动荡的根源。我要在此宣示,身为中华民国总统,基于《中华民国宪法》,我应该也愿意接受“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我知道,民进党的许多支持者是没有办法接受“一中原则”、“九二共识”,也会质疑我今天的立场与选前有所不同。

我承认,我的立场是改变了,但是看看这1年来的台湾,我能不变吗?我没有办法忽略失去工作的观光业劳工、缴不出贷款的游览车司机、到大陆为台湾打拼出口,我却没办法保障人身安全的台商,以及在全球化和一带一路的浪潮下我们快速萎缩的国际空间。斐济撤馆是最近的一个小例子。

我不知道国人是否了解,过去1年,台湾的贸易顺差缩减,但是对大陆的顺差却逆势上扬。也就是说,是两岸贸易,在支撑著今天台湾的经济体系。过去的1年,台湾之所以还能够“缓慢前进”,对岸没有把善意完全撤回,是关键的因素之一。

两岸关系,影响的面向太多、也太大,作为一个务实的总统,我必须承认,我“绕开中国走向世界”的规画,已经证明是不可行的。台北市长柯文哲说“两岸一家亲”,这不也正是“九二共识”要表彰的意涵?

我要向民进党的支持者强调,民进党不是国民党,我们的内心并不想要“终极统一”,而是要在现实的框架中尽最大的可能“维持现状”。但是,封锁与孤立,只会让台湾的主体性越来越萎缩;开放与务实,才能发扬台湾的活力,创造与中国大陆切磋与谈判的筹码。

我更希望国民党的支持者,不要因为过去我的主张独立,而否定我今天接受“九二共识”。让一个没有威权时期原罪的民进党总统,代表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与大陆谈判,也能够兼顾社会的和谐与两岸关系的稳定。

当然,我更要向对岸呼吁,在两岸关系回归到“九二共识”的基础之后,不要再做没有意义的外交打压,让两岸可以共存、共荣。

当这三大和解完成之后,台湾才能够休养生息,我们也才能够壮大台湾、繁荣台湾,进而走向和平发展的两岸与世界。我也才能无愧于国人的期待。

(作者为法学教授、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7-05-19 中国时报 106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