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实两公约 从司改会做起

 

总统宴两公约国家报告国际审查会审查委员
总统蔡英文(右)宴请两公约国家报告国际审查会议审查委员,图左为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教授孔杰荣。(总统府提供)中央社记者叶素萍传真 106年1月20日

 

今年1月国际专家受邀来台,针对我政府落实两公约(《公政公约》及《经社文公约》)情形完成第二次审查。国际审查是由缔约国周期性地(4年1次)接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检视,以监督该国的人权状况。由于我国暂时无法参与联合国,便独创“在地审查模式”,广受国际专家肯定。本次来台的10位专家,不乏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委员,皆是公信力、专业俱佳的权威。

然而在优质的审查后,政府改进多少?对照2013年第一次审查的81点意见,第二次审查的内容及所提78点建议,不仅呈现了4年来在人权进程上不够积极,更积累新的人权问题,令人汗颜。

Read more

吴敦义掌舵 国民党考验仍艰钜

国民党主席当选人吴敦义。记者陈正兴/摄影
国民党主席当选人吴敦义。记者陈正兴/摄影

吴敦义以过半的得票在第一轮即力克国民党群英,成为新一任的国民党党主席。这对国民党与吴敦义,至少带来二个喜讯:

第一,“服众效应”,选前各方分析国民党为了党主席选举砍得刀刀见骨,选后可能会因此埋下分裂种子。由于吴敦义的胜差明显,这次的党主席选举结果当可服众,分裂隐忧虽未必能全除,但至少大大降低。

第二,“团结效应”,由于新共主强势胜出,也将进一步有机会终止国民党这一年来涣散内斗的乱局,有机会重新凝聚整合,拉回正轨,扮演强力监督的在野党角色。

虽然吴敦义因为胜差显著,而得到了一个好的出场。但接下来的考验仍非常艰钜。

Read more

一国两制的香港,终归要回到良制

香港首位女特首林郑月娥
香港今年7月1日回归中国20周年。(达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香港今年7月1日回归中国20周年。香港居民以及全世界都开始关心30年后(2047年)的香港和中国大陆会处于什么型态的制度中。也就是,邓小平先生提出“50年不变,一国两制”的承诺会如何的发展,令人瞩目。

大陆驻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教授,日前发表了两次意味深长的谈话,他先表示“若两制威胁一国,任何国家都无法继续两制的安排”,之后又在不同的场合补充:“国家无意把香港内地化,否则香港将失去价值。”

一软一硬的两次谈话,显然北京当局对于香港的高度自治,也感到松紧之间不易拿捏。

Read more

蔡总统就职周年:陈长文》归零和解 携手为台湾前进

归零和解 携手前进
蔡英文总统(见图,本报资料照片)

 

蔡英文总统520就职届满1周年,容笔者野人献曝,代拟讲稿一篇。

 亲爱的中华民国国民,大家好!
去年此时,我在这里宣誓成为中华民国总统,而今天,我并不打算去重复过去1年,执政团队做了什么。

这并不是说,我们的成绩不好,从总体经济表现、进出口数字上扬,台湾并不是像有些人一开始担忧的“地动山摇”。虽然经济成长速度不快,也有人说是国际环境因素,但我们的确是努力在求进步中。

此刻的我最想说的是,我要向全国人民道歉。过去1年来,执政团队有些作为是需要深刻反省的。斗争太多,合作太少,把在野党当作仇敌,把军公教视为异己。

政治纷扰,演变成为整个社会的互不信任,曾经有过的“生命共同体”,如今处处出现裂痕,这一点,我身为中华民国的总统,要负最大的责任。

我想,不只是我,民进党的执政伙伴、在野党的政治人物,以及全国人民,都应该要开始思考,如何放下彼此的争斗,重新出发。

因此,我想用“归零和解、携手为台湾前进”,来谈谈我的520就职1周年。

在接下来的任期当中,我最迫切要做的是三件事:和解、和解、再和解。 Read more

司改会议遭挫,蔡英文应虚心补救

蔡总统出席司改国是会议筹备会
总统蔡英文出席总统府司法改革国是会议筹备委员会并致词。(总统府提供)中央社记者吕欣憓传真 106年2月13日

司法改革国是会议,继台大教授林钰雄后,律师陈重言跟进退出,甚至传可能涌现“退出潮”,会议公信受挫。之所以会有成员不满程序的情形,常是因为会议结论“似乎”已有成见,参与只剩“背书”作用。

本会议初衷良好,以邀集多元专业人士民主审议,扩大司改的专业与多元;但因无特别法源,体制上仍是总统的幕僚咨询会议,成员由府方邀请。而总统毕竟代表行政权,应留意政治避嫌。

本会议功能除了“集思广议”之外,很重要一点就是以成员的清望来为司改提供社会能量。因此,会议程序的透明对于结论的说服力至关重要。但是,有总统本人参加的筹委会却被指为“闭门会议”,讨论过程不能公开,的确不应该。所谓“筹备”通常指程序规画,有何不能公开?而不同组别,却对相同议题重复讨论,也显示了会议对“解决歧见”的努力不足,让各组之间,对于他组的讨论显得互不尊重,甚至疑似因默认立场,所以想重启炉灶翻盘。种种情况易让外界有“结论已经默认”的想像。 Read more

【演讲】博爱思想与世界红十字会精神@菜根心系列讲座

讲题:“博爱思想与世界红十字会精神”

主讲人:陈长文

“菜根心系列讲座”主办单位:国立国父纪念馆、孙文学术思想研究交流基金会

5月3日(星期三)下午2时30分、国父纪念馆中山讲堂

(简介)孙中山先生曾言“革命的出发点在于爱,在于博爱。”博爱一中文词,出自唐朝韩愈〈原道〉的“博爱之谓仁”,并可上溯孔子“泛爱众,能亲仁”、墨子“兼爱”、《礼运大同篇》等古老智慧。在西方,除了基督教精神、法国格言“自由、平等、博爱”之外,最能传达“博爱”精神的,应该是第一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亨利杜南于1864年所发起的“红十字会运动”,以中立、独立角色志愿做人道救援,为国际人道法打下基础,在天灾战祸中挽救无数生命。

众所皆知,孙中山先生以博爱为出发点,总结东西方智慧,提出三民主义。但很多人不知道,他还是红十字会运动进入我国的启蒙者,中文世界第一本红十字专书就是由他翻译,在伦敦蒙难时也是有赖他就读香港西医书院时期的老师、红十字会伦敦支会创办人康德黎先生的营救方得脱险。而且,在同盟会革命起义期间,孙中山也重视红十字精神在起义过程“救死扶伤”的指导作用。对于不同世代,面临的不同命题,“博爱”这一上溯数千年的思想,以及世界红十字运动,给我们什么现代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