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革命巨變前夕 你拿什麼定義自己

人工智能(AI)愈趨成熟,預測五到十年內許多專業、服務業將被取代,許多人擔心職場、生活將面臨重大改變。棋王柯潔與AlphaGo五月底三盤圍棋大戰連敗收場後,這焦慮更加蔓延。然而吸引我的是,十九歲的柯潔說:「與人類相比,我感覺不到它對圍棋的熱情和熱愛。我會我用所有的熱情去與它做最後的對決。」這句話,引發年逾七旬的筆者一些反思,想與年輕人們分享以下幾點:

一、AI革命,人類如何重定位自己與世界?

人類一萬年前農業革命,畜養動植物,與自然界關係巨變,影響人的生活與價值觀。十八世紀工業革命,生產力日日破紀錄;但動植物被工業化、物質化,成為工廠原料,不再被視為能感受痛苦的生命。

AI革命後會如何?人類正試圖改造身心、生命。以往追求全體福祉的價值觀,面臨衝擊;科技與組織的改變,挑戰傳統人類意識與身分認同。有一天會不會「人的冷漠」結合「科技」,形成「優勢者掌握人工智能,無情宰割弱勢族群」現象?這類警示,早已出現在電影中。

儘管多方面進步,現在許多人卻不快樂。就像農工業革命壓縮了動植物的環境,科技躍進與社會結構的複雜化,也愈加壓迫人類的自然需求。

人的社會與心理需求是什麼?古人提出五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是我們賴以生存的人際關係。且不論大我情操,問問哪一天能離開親情、愛情、友情的潤涵?

因此,要體認父母、手足、同胞等的需求與價值,去愛與被愛,這是AI無法取代,也將是AI科技時代下,人類及社會、產業不會「失智」的關鍵。

二、人人需建立自我,如何定義、實現「自我」?

常聽有些父母說孩子不懂事、只顧自己。筆者認為,那是成長必經階段。孩子需靠大人照顧,因而視「接受」為當然。到了二至三歲進入第一個叛逆期,開始發現「自我」,青春期乃至青年階段,在偏重個人的社會取向下,愈熱衷於建立自我的孩子,可能愈無暇顧及他人感受,對父母尤然。但有一天,孩子忽然看到父母的皺紋白髮,想為父母承擔付出,即是「長成」的時候。讀者自行忖度個人的承擔力、包容力、奉獻力如何,這可能是個人「成熟度高低」的參考指標。

以法律學生為例,前年《紐約時報》調查:高收入,成為著名事務所合夥人等因素與成功的關係最密切,但與幸福快樂的關聯幾乎是零。相較下,從事公共服務的律師,收入相對少但生活開心。儘管許多年輕人得到聲名顯赫的工作,卻發現其無法提供能力感、自主性、與他人的連結,而這卻是人類幸福感心理模型的三大支柱。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二○一二年啟動計畫,幫學生認清自己「為什麼要念法學院,想從事什麼工作」。提醒不僅是選擇職業,而是更吸引自己投入選擇的志業,更能實現能力與價值,進而取得幸福感。

三、時時抬起頭,在關愛中體會生命本質

期望年輕人從書本、螢幕「抬起你的頭」,看看父母、你愛的人、愛你的人,去完善自己的成熟度與包容性;在現實、技術、物質、名利的汲營中,常撥時間關注體貼他們,藉由「付出」來擴展你的能量與格局。

每個生命都獨一無二,珍惜機會去體驗、實現最好的自己,同時去成全撫慰最多的人,實現最多良善的普世價值,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生命本質。

(執筆人:陳長文 終身義工)

【2017-06-13 人間福報 106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