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革命巨变前夕 你拿什么定义自己

人工智能(AI)愈趋成熟,预测五到十年内许多专业、服务业将被取代,许多人担心职场、生活将面临重大改变。棋王柯洁与AlphaGo五月底三盘围棋大战连败收场后,这焦虑更加蔓延。然而吸引我的是,十九岁的柯洁说:“与人类相比,我感觉不到它对围棋的热情和热爱。我会我用所有的热情去与它做最后的对决。”这句话,引发年逾七旬的笔者一些反思,想与年轻人们分享以下几点:

一、AI革命,人类如何重定位自己与世界?

人类一万年前农业革命,畜养动植物,与自然界关系巨变,影响人的生活与价值观。十八世纪工业革命,生产力日日破纪录;但动植物被工业化、物质化,成为工厂原料,不再被视为能感受痛苦的生命。

AI革命后会如何?人类正试图改造身心、生命。以往追求全体福祉的价值观,面临冲击;科技与组织的改变,挑战传统人类意识与身分认同。有一天会不会“人的冷漠”结合“科技”,形成“优势者掌握人工智能,无情宰割弱势族群”现象?这类警示,早已出现在电影中。

尽管多方面进步,现在许多人却不快乐。就像农工业革命压缩了动植物的环境,科技跃进与社会结构的复杂化,也愈加压迫人类的自然需求。

人的社会与心理需求是什么?古人提出五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人际关系。且不论大我情操,问问哪一天能离开亲情、爱情、友情的润涵?

因此,要体认父母、手足、同胞等的需求与价值,去爱与被爱,这是AI无法取代,也将是AI科技时代下,人类及社会、产业不会“失智”的关键。

二、人人需建立自我,如何定义、实现“自我”?

常听有些父母说孩子不懂事、只顾自己。笔者认为,那是成长必经阶段。孩子需靠大人照顾,因而视“接受”为当然。到了二至三岁进入第一个叛逆期,开始发现“自我”,青春期乃至青年阶段,在偏重个人的社会取向下,愈热衷于建立自我的孩子,可能愈无暇顾及他人感受,对父母尤然。但有一天,孩子忽然看到父母的皱纹白发,想为父母承担付出,即是“长成”的时候。读者自行忖度个人的承担力、包容力、奉献力如何,这可能是个人“成熟度高低”的参考指标。

以法律学生为例,前年《纽约时报》调查:高收入,成为著名事务所合伙人等因素与成功的关系最密切,但与幸福快乐的关联几乎是零。相较下,从事公共服务的律师,收入相对少但生活开心。尽管许多年轻人得到声名显赫的工作,却发现其无法提供能力感、自主性、与他人的连结,而这却是人类幸福感心理模型的三大支柱。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二○一二年启动计画,帮学生认清自己“为什么要念法学院,想从事什么工作”。提醒不仅是选择职业,而是更吸引自己投入选择的志业,更能实现能力与价值,进而取得幸福感。

三、时时抬起头,在关爱中体会生命本质

期望年轻人从书本、萤幕“抬起你的头”,看看父母、你爱的人、爱你的人,去完善自己的成熟度与包容性;在现实、技术、物质、名利的汲营中,常拨时间关注体贴他们,借由“付出”来扩展你的能量与格局。

每个生命都独一无二,珍惜机会去体验、实现最好的自己,同时去成全抚慰最多的人,实现最多良善的普世价值,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生命本质。

(执笔人:陈长文 终身义工)

【2017-06-13 人间福报 106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