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前瞻资源翻转托育、长照

以前向新婚年轻朋友祝福“早生贵子”,年轻朋友回复“计画中”后,我往往接着说“多生几个”;但近年不敢说第二句了,因为年轻朋友“面有难色”,感叹教养费用庞大。

还有一些四、五年级的朋友,上有老父母、下有子女,蜡烛两头烧。等到他们的子女婚后生育,养育孙辈支出恐怕更大,台湾经济若持续不振,等到轮到子女陷入两头烧,且还烧的更严重,四、五年级朋友将如何自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