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政府正在复辟刑法一百条

看到行政院要修法禁止高阶将领、政务官在“退休后”15年内,赴大陆参加“政治性活动”,想到一个跟民主有关的故事:美国人跟苏联人说,“我们人人都可以在白宫面前骂美国总统”,苏联人听了嗤之以鼻,“那有什么稀奇,在我们的克林姆林宫面前,也是人人都可以骂美国总统。”

 言论自由是民主国家的基石,更不会要求人民有“忠诚”的义务,原因很简单,被强制强迫而来的忠诚,是假忠诚,在自由中认同国家,才是真爱戴。

今天民进党政府的修法版本已和“专制国家”所去不远。退休将领、退休政务官已是一介平民,如果有出卖台湾国家机密的行为,那自然为法律所不容,因为那已经不是“言论自由”层次。

然而,退将、退休政务官到对岸参加“政治性活动”,参加由中国大陆领导人所主持的庆典,这与国家机密无关,完全是中华民国人民言论自由的范畴。民进党以“妨碍国家尊严”为由限制退将,就像北风与太阳的故事一样,是妄想以北风的力量来维护自己执政的正当性。

但是,当一个政党想要效法北风,下场会是什么?如同电影《苏乞儿》里的台词:“如果皇帝做得好,鬼才当乞丐”,同理,如果政府做得好,谁会对你离心离德呢?

就如秦朝暴政,让人民“不敢言而敢怒”,今天民进党限制了退将表面的行为,其结果,一定是让国军的内心离政府更远。

今天的将领就是明天的退将,民进党视退将如草芥,就会让国军视民进党如寇仇。

更从宪法角度来检视,行政院版修法草案明显违宪者不只一处。一则,何谓“政治性活动”?在大法官释宪书中不只一次提到,“以法律限制人民权利,其构成要件应符合法律明确性原则,使受规范者可能预见其行为之法律效果”。然而行政院版草案都存在极为模糊的解释空间,违背法律制订的原则。行文至此,笔者不禁对习法的行政院祕书长、司法部长、发言人感到无比的失望。

而在“比例原则”的检验上,因“国家尊严”而限制公民的言论自由,是否适当?我们不要忘了,蔡英文总统在郑南榕的追思纪念日上,不仅再次表彰言论自由的重要,也重提郑南榕的名言,“剩下就是你们的事了”;而如今“民进党的事”,就是以国家尊严之名,行箝制言论之实,让“《刑法》一百条”(民国81年修正民国24年颁布的内乱罪条文,修正为仅限于“以强暴、胁迫方式”进行“叛乱”者才会受到追诉处罚)在退将身上复辟。

退万步言,真的要将“国家尊严”无限上纲,这个“国家”显然是指“中华民国”,那么请问,为什么民进党对于其他“消灭中华民国”的种种言论与作为视而不见?诸如“台湾地位未定论”、陈水扁前总统说“台湾仍属于美国军政府管辖”,包括蔡英文自己说的“中华民国是流亡政府”,这种种伤害国家尊严的言行,为何民进党诸君却视若无睹?难道这就是“假国安、真斗争”?

我们既然保障了前总统“台湾属于美国军政府管辖”的言论自由,自然也要保障所有前将领、前政务官的言论自由。否则的话,民进党对得起“民主进步”四字吗?

要强调,既然今天的台湾有“国家认同”的争议,自然也有“国家尊严认同”的歧异。何谓国家尊严,政府没有资格代替公民决定。行笔至此,蔡总统“没有一个人必须为自己的认同道歉”的承诺又浮上心头,实在大为感慨。

今日台湾的民主成果,是许许多多人努力得来的,过去国军抵抗中共血洗台湾、保卫台湾,更有不可抹灭的功勋。过去国军保卫的,其实不是一个政权,而是“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

这样的生活方式,如今就要遭到“民主进步党”伤害了。民进党背叛的不仅是现在的台湾人民,也包括了建党的前辈、以生命鲜血捍卫中华民国的所有先烈,也包括了笔者在民国38年随政府来台后数个月内又奉派返回大陆“剿匪”而阵亡的先父。

身为民主、自由、法治的支持者,我们应该用尽一切力量,阻止这样的恶法通过。

(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7-07-10 中国时报 1060710】

 

陈长文投书批蔡遭脸书一度封锁:民进党不会做这种事

2017-07-11 11:04联合报 记者周佑政╱即时报导
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记者杨万云/摄影
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记者杨万云/摄影

行政院日前通过两岸关系条例修正草案,退将赴陆管制趋严。律师陈长文昨以“民进党政府正在复辟刑法一百条”为题投书媒体,质疑蔡政府有违法治精神;这篇文章连结,昨一度遭脸书封锁,后来才又能分享。

陈长文今受访表示,他并非脸书的常用者,但事后有听说此事,可能是因短时间大量转贴导致;或许有人“刻意”大量转贴,但他觉得,比较可能是脸书技术上的问题,依过去案例,可能因贴文内容不妥,为保护某些人不受攻击,脸书才会禁止分享,“但他这投书内容没有这个问题”,他希望脸书能检视相关机制是否出问题。

陈长文表示,针对这起事件,外界部分言论,揣测与政府有关,“但我深信,民进党政府不太可能对媒体或社群媒体,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也不会做这种事”。

退将赴陆管制更严格,陈长文投书中国时报表示,民进党政府的修法版本已和“专制国家”所去不远。退休将领、退休政务官已是一介平民,如果有出卖台湾国家机密的行为,那自然为法律所不容,因为那已经不是“言论自由”层次。

陈长文指出,退将、退休政务官到对岸参加“政治性活动”,参加由中国大陆领导人所主持的庆典,这与国家机密无关,完全是中华民国人民言论自由的范畴。民进党以“妨碍国家尊严”为由限制退将,就像北风与太阳的故事一样,是妄想以北风的力量来维护自己执政的正当性。

他也在文中示警,“今天的将领就是明天的退将,民进党视退将如草芥,就会让国军视民进党如寇仇。”他说,身为民主、自由、法治的支持者,我们应该用尽一切力量,阻止这样的恶法通过。

2017-07-11 联合报

 

捍卫自由遭封锁?陈长文投书 脸书一度禁分享

陈长文投书 脸书一度禁分享
陈长文在本报的专栏文章,昨晚遭脸书拒绝分享连结,到深夜11点多恢复正常。(读者提供)

行政院院会日前通过《两岸关系条例》修正草案,紧缩退将赴大陆,引发质疑声浪。对此,律师陈长文昨在本报投书的《民进党政府正在复辟刑法一百条》,直指蔡政府此举有违民主、自由、法治精神;结果,昨日晚间,该文章的连结一度遭《脸书》封锁,直到深夜才解禁。

陈长文针对行政院要修法禁止高阶将领在退休后15年内,赴大陆参加“政治性活动”一事,以“民进党政府正在复辟刑法一百条”为题撰文指出,民进党政府的修法版本已和“专制国家”所去不远。他说,退休将领、退休政务官已是一介平民,如果有出卖台湾国家机密的行为,那自然为法律所不容,因为那已经不是“言论自由”层次。

陈长文表示,然而退将、退休政务官到对岸参加“政治性活动”,参加由中国大陆领导人所主持的庆典,这与国家机密无关,完全是中华民国人民言论自由的范畴。但是,当一个政党想要效法北风,下场会是什么?如同电影《苏乞儿》里的台词:“如果皇帝做得好,鬼才当乞丐”,同理,如果政府做得好,谁会对你离心离德呢?

结果,此篇捍卫言论自由的文章,在昨日晚间遭脸书拒绝分享连结。据了解,其原因可能是近期脸书对分享内容的版权,已采取更严格的规定,因而拒绝用户分享;此外,也可能是在短时间内遭人大量检举而封锁。但到了深夜11点多再测试,分享连结已恢复正常。

对此,陈长文说,若脸书会因为有很多人无法接受某种言论,进行内容封锁,那么就应该要写信告知。但他说,脸书完全没有告知他这件事,所以他希望整件事是误会,但如果不是误会的话,“那我就值得再写一篇了”。

(中国时报 2017-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