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亲中爱台 从善待陆生做起

教育部表示,目前在大陆念学位的台生约万人,在台念学位的陆生约九千多人,两岸学生交流持平。然而,大陆当局减半陆生来台名额仅余千人,还提优渥条件吸引台生赴陆就学,降低成绩门槛、近乎国民待遇、奖学金、鼓励留陆工作。此消彼长下,有台湾高校校长警示两岸正发生招生拉锯战。长此以往,效应不容小觑。


三次政党轮替后,两岸关系紧张。虽然陆委会、行政院都呼吁陆方不要干预陆生来台,并重申“政府欢迎陆生来台就学的立场与政策不变”,显然没打算“收紧、倒退”。但不少大陆家长看风向、难放心,而这欢迎之词听在陆生耳里,不知是否讽刺与困惑?

二○一○年立法院决议“三限六不”措施,是马政府为了开放陆生来台,避免在野党杯葛的妥协之举。而马英九任内常与陆生互动交流、马政府也直说努力松绑,陆生还可勉为其难善意理解。但是,同样的限制措施,在蔡政府执政、两岸氛围恶化下,陆生感受的,大陆民众听闻的,会是温暖还是反中?

当同班的外籍生可申请实习、打工,体验多层次的台湾社会教育,陆生却不能。要陆生把“差别待遇”视为“欢迎”,会不会太为难人性?

蔡政府是用什么高度看待“教育”在两岸关系中扮演的角色?其实,善待陆生,是最划算的战略投资,培养知台友台派,要吸引更优秀的陆生,扩展与大陆社会、菁英、当局的对话;陆生也会将多元价值、制度切磋的种子带回大陆。无论两岸关系好坏、紧不紧张,学生交流都不该受影响。

以欧洲为例,一九八七年起“Erasmus计画”鼓励大学生享奖学金到其他欧洲国家的大学做交换生,迄今逾三百万学生受益。欧盟是一个异民族、异语言、文化同中存异的复杂体,却努力建构莫分彼此的认同感,避免再陷二战悲剧。两岸同文同种,难道不更应该推动类似计画?

其实,政府既然同意陆生入境、留学,就等同欢迎;除非有特别状况,应尽可能做到“宾至如归”。陆生在台待遇,基于不歧视的平等,至少应比照外籍生(如打工、实习、健保费补助);而若考量两岸长期交流和平战略,更值得提供优于外籍生的条件,诸如奖助学金。

陆委会主委张小月近日表示,将为陆生营造好环境、阶段性检讨相关政策。教育部官员承诺努力松绑“三限六不”,但指出陆生纳健保等措施“仍需社会的共识。”

但“社会共识”,很大部分责任,在于朝野政党的引导。而最近就出现“形塑社会共识”的契机:赖清德6月抛出“亲中爱台”说,强调“亲中、爱台”两不冲突,蔡政府与绿营纷纷跟进,形成“忽然亲中派”。

亲中、友中,在今年意外成为朝野政党的“共识”。

很多人长期存在“中国、中共,傻傻分不清”的混淆。不少绿营人士常把对共党政权的不信任及不满,扩及到大陆社会与民众;不少政客、名嘴无限上纲激化冲突,虽然谋得了政治利益,却也四处播下仇中反中的因子,深远影响了选民的心态与视野。民进党执政后,两岸政策就屡受深绿选民的压力牵制。

笔者曾建言蔡总统为反中情绪踩煞车、以“先良制,后一国”的“一国良制”稳定两岸关系。正如甫过世的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二○○五年也撰文建言民进党政府采行“一国良制”,优先力促大陆制度转型,对台湾长远更有利。

民进党既有勇气决心转弯“亲中爱台”,如果不是“忽然的权宜”,就须尽快改变作法,与绿营选民沟通、教育选民。而在各种政策中,效果最大、成本较低的,就是从善待“又亲中、又爱台”的陆生们做起,将心比心,松绑限制。

(执笔人/ 陈长文, 终身志工)

【2017-07-17 人间福报 106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