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晓波之逝,看一国良制的期待

华府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追悼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照片16日摆在华府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即六四天安门事件时被推倒的民主女神像雕塑前,供民众追思。(中央社)
刘晓波先生癌末病逝,让人痛心、惋惜,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大损失。刘晓波是“温和的民主派”,他的一生有许多机会可以谋取个人的成就,或者是于外国发展,但是他始终选择回到中国,以一个“中国人”的身分,希望以自己的自由作为中国民主的火种。

作为相信民主价值者的角度,要如何对刘晓波离去适切地表达自己的感受,是颇费思量的。

台湾也走过威权时期,虽然在威权时期的许多作为,从今天所谓“民主”标准来看是不及格的,但是台湾内部也有很多人觉得,如果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台湾就全面民主化的话,是否能够有后来的经济奇蹟,以及现在的稳定繁荣?

因此,真的要说,笔者的感受是“不解”。在中国大陆软硬实力如此蒸蒸日上,经济蓬勃发展,全世界都在关切、注意中国的脚步时,包容刘晓波,或者退一万步来说,提早一段时间让刘晓波先生出狱治疗,不也是无伤大雅吗?

笔者“不解”,是因为现在的中国,有条件实现更高一层的成就。从大陆近来推波的“中国梦”、“强而不霸”等理念来看,“王道”才是中华民族所要追求的目标,“近悦远来”、“以德服人”,对于自己的人民、同胞手足,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然,治大国如烹小鲜,对于领导人来说,心中一定会有着改革的优先级。大陆近来大力反腐肃贪,虽然得到了普罗大众的掌声,但也可能埋下一些不安的因素,是否北京当局觉得,“政治改革”必须在“反腐改革”之后才能成功?这不得而知,但就目前的表现,中国大陆的政治氛围,从民主的量度、自由的量度来看,又更为萧瑟。

长期以来笔者呼吁“一国良制”,这是台湾人民可接受、大陆人民可受益,而“中国”整体更往前进的方向,但是也有不少人质疑。台湾的朋友说,大陆怎么可能会愿意跟台湾“良制”呢?

“良制”指的是更成熟、文明,而且可以让两岸人民都接受、更能提升人民福祉的制度,这个“良制”不代表是台湾现在所实行的民主制度,也可能是其他更“良”的制度,换言之,关键在“良”,而非“制”。用白话来说,不管我们自己多喜欢“民主”,这可以是一种内在的相信,但对于大陆的政治体制,却不必变成一种“我赢过你”的优越感,保持一种自我警醒式的谦卑。

从台湾的照面来看,可以这么说;但从台湾现在的表现来看,我们恐怕也没有“绝对的高度”说台湾现在实行的制度就是不能质疑、完全进步的“良制”。

在台湾总统直选、权力制衡、受保障的新闻与言论自由,让台湾在民主的各项指标上有着美声,但是台湾的民主也的确有不足之处。

在马政府执政时期,我们看到的是民主降低了政府的效率,让施政沦为内耗空转。而在蔡总统上任后,民主竟有成为“滥权”温床的倾向,对在野党的清算、资源的运用有党派之私,“前瞻”没有经过财务分析,只为绑桩,以及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台湾的民主正走在回头路上,这一点是可忧的。

也因此,与其把台湾的民主当成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泉源,去看不起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台湾更该努力的其实是提高台湾的民主品质,向全体中华民族证明,“民主”在台湾,滥权者会受到监督,舞弊者会受到制裁,权势在司法面前不起作用,每一种认同都得到包容,会有更好的治理品质,能带给人民更幸福的生活。

而若从大陆的照面来看,即便在台湾,包括笔者在内对民主政治怀有信仰的许多人言,对中国大陆目前的政治体制,不能接受、也不太认同,但即便从“绝对标准”上,在个人价值倾向上不接受与不认同,却也不能否定,在“相对标准”上,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到今天,中国大陆确实是在“进步”中,只要保持这样的进步,就可以乐观期待,有一天大陆可以发展出一个两岸人民都接受的“良制”,到那时,自然就是统一水到渠成的时候。

也就是说,即便目前两岸的制度都还称不上“良制”,但彼此仍可以保留对彼此制度进步的祝福。而在那之前,两岸都该对“良制”的追求,保持耐心与期待。

(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7-07-24 中国时报 106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