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钱防制 执法才是关键

去年兆丰银行纽约分行因未遵循洗钱防制法令遭美国政府课处天价重罚,引起国人譁然,随即也带动我国《洗钱防制法》的全面检讨修正,如今新法已在6月28日全面施行。

我国作为亚太防制洗钱组织(APG)的会员,虽然于1996年制订了亚洲第一部防制洗钱专法《洗钱防制法》,但因为之后的修正幅度有限,且未持续关注洗钱犯罪的态样变化,与国际洗钱防制规范同步更新,最终反而让我国掉落至APG需再观察的追踪名单。

此次新法上路,除履行会员的义务,全面翻修我国落后20年的洗钱防制法制外,行政院更于今年3月成立“洗钱防制办公室”,希望顺利通过明年的APG国际评鉴,力求摆脱洗钱防制落后的形象。

政府亡羊补牢、奋起直追,固然值得鼓励,不过,国内洗钱防制法制落后,不仅在立法,更在执法。金管会长期以来,对于洗钱防制金融监理工作漫不经心,举例而言,14年前曾有银行涉及协助明显不正常之交易行为,且遭中央银行最速件发函指出,“未依洗钱防制规定进行申报”,但金管会对此等明显严重的疏失,最后竟未作成任何裁罚,仅要求承办银行“检讨”洗钱防制注意事项及申报流程,对于承办银行显无吓阻效果。

相较于兆丰银行遭美国政府钜额裁罚形成的警惕效果,金管会却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两者实有天壤之别。导致监察院在对上开案例的调查报告指出,金管会在签办过程中,有多次搁置处分案,甚至退回重签,一再延宕处理的异常情形。尤其,根据金管会的会议纪录,发现原已将此一违反洗钱防制法案件提请委员会讨论,但最后却并未见委员会的决议,而是该议案整个“凭空”消失,完全没有任何讨论纪录。

如此处理过程,可谓荒腔走板,完全没依法行政,只有对金融机构的曲护,及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卸责心态。金管会“金融监督管理”的立场错乱、角色混淆,清楚可见。

有丰富律师经验的新任金管会主委顾立雄说,他上任是因为金融业“需要一个我这样的圈外人去做平衡监理”,并表示金融监理,要和产业界保持手臂的距离(at arm’s length),以确保金管的客观性,避免“球员兼裁判”分不清楚。

顾主委的确讲到了过去金融监理的症结。排除各界对顾立雄政党色彩的批评,顾立雄主委要交出成绩,先好好的督促金管会成为称职的洗钱防制守门员吧!

(作者陈长文,是法学教授)

【2017-09-13 经济日报 106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