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院长,总兵力已经太多了

资深媒体人:刘屏》小英川普 对待军警大不同
国军各级军官学校106学年度入伍生6日起在高雄陆军官校展开联合入伍训练,14日校内处处可见入伍生出操。中央社记者程启峰高雄摄 106年7月14日

兵员减少,征兵制呼声再起。国防部说明年总兵力只有17.3万,未达最低标准;学者指出,以现在21.5万人的总员额,台湾将不得不走回征兵制。但,真正的问题是台湾真的需要21.5万员的兵力,以及1年3217亿元的国防支出吗?

先做一个简单的比较,根据《军事平衡》2016年版,21.5万员的兵力是什么样的概念呢?英国的员额是16.9万员,德国18.6万员,法国22.2万员,日本24万员,台湾的总军力已经与一流国家不相伯仲。但与人口总数来比较的话,台湾每千人的现役军人人数是9.2,不仅远高于上述国家,甚至高于战争威胁中的阿富汗的5.8、伊拉克的8.3、伊朗的6.5,仅低于韩国的12.3、以色列的21.3。

可见,以台湾的人口数而言,有这样的兵力结构,已经可以说是负担极为沉重了。有人会说,一个国家的兵力结构,不是取于他自身的规模、人口数,而取决于对手的规模。面对大陆这么一个强大的假想敌,台湾这样的编制、预算数显然嫌少了。这是主张强化国防者一贯的逻辑,那么笔者以同样的逻辑请教,以现在台湾的兵员结构、国防预算数,或者说再增加5倍、10倍,以及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的决心,是否就能够抵挡大陆的武力?

如果可以,那笔者也不用再说什么,台湾人民就勒紧裤带,咬紧牙根,回复到军政时期。但事实上,每一个台湾人,包括军人都心知肚明,答案就是不可以。海峡两岸的硬实力差距显而易见,台湾国防政策的最大矛盾,也就在于挑选了一个无法战胜的假想敌。因为无法战胜,因此演习作假、计画虚报,从总统、行政院长、国防部长到基层官兵都充满了形式主义;因为无法战胜,社会不尊重军人,军人自己不知“如何、为何而战”,那么又怎会有荣誉与使命感可言?

事实上,如果我们把国军的目标,放在捍卫海权,北捍钓鱼台,南卫南海诸岛,作每一个渔民的后盾,怎么会没有使命感呢?如果我们把国军的目标放在防灾救灾,在每一个台风、地震、暴雨、灾害意外的时候,都第一时间看到国军英勇的身影,社会又怎么可能不给予尊重呢?

合理定义国防的目标,就会发现目前的员额、预算、军购,已经太多了;反之,如果要把国防目标定义在一个不合理的敌人,也无法超越现实的框架,员额、预算、军购再怎么多也不足够。

“大事小以仁,小事大以智”,孟子与齐宣王的对话,今日仍有可供借鉴之处。大陆要的不是武力攻打台湾,而是维持“中国”名义上的完整性;台湾或许有些人想要在理念上追求独立,但更重要的,绝对是实际生活中的和平与安乐。真正能够捍卫台湾人民和平生活的,不在看得到的军事武器,而在执政者的眼界与心胸。

黄丙喜教授日前的文章指出,“大陆智库对于台湾有关两岸关系的表述,基本上偏好‘一国良制’”,笔者认为,对于台湾来说,这是个好消息。大陆愿意倾向“一国良制”,固然是对于自己的软硬实力有了一定的信心,但无论如何,愿意做制度上的良性竞争,难道不是对台湾更为有利吗?也就是笔者建议的“九二共识,良制一国”的主张。

“战争一开打,地狱便打开”,对于劣势一方来说,更是如此。与其竞争军事,何不竞争谁更能造福人民?而要竞争“良制”,需要的,绝对不是庞大的军事预算。不是再把宝贵的资源投入买“大孩子的玩具”,或者让更多的人力资源(补足21.5万员额)成为不必要的军事力量。

何谓良制?千古不变,“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那就是长照,是经济,是托育、教育,也是每一项对弱势者的照护。今天的台湾社会,距离“良制”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长照需求压得家庭喘不过气,经济停滞、薪资僵固,年轻人不敢成家立业,弱势者的服务杯水车薪。执政者要做的应该是反过来,把不必要的国防预算(包括人力)投入到长照、教育、社福政策,释放过多的军事人力到就业市场,让台湾的产业能够更蓬勃,两岸关系更和平。

在蔡总统能够给答案之前,赖院长周五在立法院首度施政报告时,可以主动提出看法吗?

(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7-09-18 中国时报 106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