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了路的国庆

国庆演说 聚焦蔡互动新模式

5日,总统府前工人们正在加紧搭建庆祝中华民国106年国庆大会的舞台和设备。(本报系资料照片)

 

“男孩陈长文,7岁,福建福州人,于昨天下午在新公园内与家人走失…”,民国40年,年仅7岁的我就“荣登”上报纸的版面。这是我“第一次”上报纸。

那是政府迁台第1次国庆阅兵,大人带着村子(眷村)里的小孩去玩,现场人山人海,连同我在内总共有5位小朋友迷路了,被好心人士送到警察局里。

那个年代大家的生活条件普遍不好,娱乐有限,因此每年的国庆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盛事。后来的几次阅兵,我们几个小鬼都是前一天晚上就从家里跑到总统府附近占位子,宪兵看我们是小孩,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还记得,小时候看到坦克车轰隆隆地开在重庆南路上,我们钻来钻去想找到最好的画面,那时候的心情必然是极度兴奋的;不知道现在的小朋友,看到国庆会很兴奋吗?我想程度上可能差很多,因为现在的台湾每天都有看不完的节目,已经不用等到国庆这一天了。

多年前,有记者整理阅兵资料时,意外发现“陈长文”小时候走失的这件糗事,从我走失的这一件事,他报导了每一年国庆阅兵的演变,重庆南路两旁的街道、楼顶挤满了群众,人们的穿着、建筑的风貌也一年一年地反映着台湾经济的进步。这“国庆”的变化历史,好像也是台湾这一甲子的近代史。

106年,中华民国又要生日了,当年的小孩如今已经变成了资深公民,回想中华民国这60多年的改变,真的是让当初的我们很难想像。不论如何,真要说在这个“国庆时刻”,有什么想说的话?除了回忆小时候走失的往事外,我忽然也有个感慨,7岁的我在国庆中迷路,但到了70多岁的我,却看到我们国家似乎也迷了路。

民选的领导人并不真心地热爱她所宣誓效忠的国家。国家认同的分异、统独的分歧、蓝绿的纠葛内耗日日夜夜在消蚀台湾的情感与团结。过去“信心满满”、“蒸蒸日上”的小龙传奇已经不再,虽然大家的物质生活远比60年前好得多,但在心灵上,却有着空前的悲观与迷惘。

我常在想,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可以努力改变和翻转的?只是这问题太大太难,想着想着,有时难免又会掉入一种狗吠火车的无奈。

不过,我也总是自我勉励,与其把心力耗在无益、也无补的无奈上,不如do something,尽一己力量,去创造多一点的正向改变,而只要有愈来愈多的人不放弃,愿意加入这正向改变的潮浪,必然,我们就有扭转无奈的时候。

是的,让我们一起努力,在国庆此时,祝中华民国生日快乐,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成功,“良制一国”早日实现。

(作者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7-10-09 中国时报 106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