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30年,台湾莫让温水变沸水

中共十九大落幕,正好时值台湾开放大陆探亲30年。30年前,笔者先后担任红十字会祕书长与海基会祕书长,协助老兵到大陆返乡探亲,就是我当时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抚今追昔,我的心中确实有着许多的感慨。对比两岸今昔,大陆崛起,台湾却面临日益严重的内耗与边缘化的困境,台湾若再不振起,温水终会、甚至恐怕是即将成为沸水,届时,要跳出困境,再思图变兴,只怕也为时太晚。

先来看一个30年前后的今昔对比。

30年前,离乡背景、有家归不得40载的老兵们穿着“想家”的衣服走上街头,泣诉思念高堂、想念亲人的酸苦。蒋故总统经国先生深受感动,认为结束这样的人伦悲剧,是执政者的责任,也认为国共对峙40载,恩仇其实也该在历史长河放流让它过去了,于是在蒋经国人生的最后时刻决定开放老兵探亲,老兵的心愿得偿。两岸迈入了和解与交流的新时代。这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在那个时候,如果大家去查一些旧新闻。那时候,返乡的老兵在大陆引起了多大的震撼,那时的台湾在经济上仍遥遥领先大陆,两岸人民的生活差距甚大,老兵带回去的衣服、家电、生活用品让大陆的亲人惊艳,也佩服隔着一湾海峡的台湾竟能拥有如此惊人的经济能量与经济成就。

但30年过去,中国大陆的经济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经济飞速成长,成为世界的龙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也已在即期。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发言也动见观瞻,他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四个自信”,已不能单纯以宣传语言看待,大陆确实拥有了“话说自信”的实力。习近平提出,“依法治国”是治理国家的一场“革命”,必须厉行法治…。他更指出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除了物质外,还有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和环境等6项的需求。

然而,一海之隔的台湾却陷入了长期的停滞,原来外拓的拼劲变成了内耗的狠劲。我们不再把目光投向世界,而把所有的心思力量放在内部的争权夺利。

此消彼长,原来台湾在经济上的领先已被拉近,甚至渐渐逆转。而事实上,大陆许多如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国民所得已经超越台北。

我们不妨从另一个我们熟知人物的视角-国父孙中山先生,来看中国大陆的发展,就会有更深的感触。近100年前,国父孙中山先生提出了《实业计画》,在他的计画中,从大坝、公路、铁路都有非常宏伟的想法,甚至以当时的中国国力,有点痴人说梦。但今天的中国大陆,拥有总里程超过13万公里的高速公路、14万公里的铁路、2万公里的高铁。共产党已经实践,也超越了孙中山的《实业计画》。

这当然是中国大陆以及其近30年领导者的功劳。

我要说的是,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高兴不高兴、觉得骄傲还是失落、觉得期待还是恐惧,中国大陆是在快速升跃之中。这股升势会走到什么时候,尚不得而知,但至少,依国际社会的主流意见,这样的升势在可预见的未来尚不会止歇。

当然,没有一件事是只有乐观面,而没有悲观面。真要细数大陆发展的变量风险,仍有很多面向可说;而中共崇尚政治权力的高集中度,则反作用的压力也会加大,压力锅能否永远承受(目前看来,至少还能承受相当时间)?何时会冲破这个压力锅?也是一个未知数。

但一来,这一点在短期不会发生,而我们的困境在现在就已经极其严峻;二来,就算这样的“悲观面”真的发生,大陆发展停滞,甚至倒退,维稳失败,则全世界都很可能被这个“悲观”卷进一个超级的悲剧里,仅一海之隔的台湾,更是难以脱免。

最后,这不是“长他人志气”或“灭自己威风”,而是台湾必须尽速面对的现实。面对现实,也不一定代表找得到脱困的出路,但至少有机会“对症用药”;倘若我们不面对现实,继续害怕、逃避或者生气,这现实的困境只会一天一天地叠化加深。

这是,我们必须认识的现实,也是我必须说的事。

(作者陈长文,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7-10-29 中国时报 106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