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了人权心 人权之衣也将毁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里都受到人们的敬爱。他的一位邻居希望能和他一样受人尊敬,于是买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样的衣服穿着上街,但大家对他还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气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样,为什么你们还是不理我。”这时,一位长者告诉他:“我们敬爱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从一九八七年解严后,这三十年来,中华民国的民主不断进步,而所谓的“进步”,其核心的指标,就是我们对人权一天比一天的重视。我们不只是民主国,更是“人权国家”。

然而,我们现在还是“人权国家”吗?在政党轮替后的这二十个月,我担心,也愈来愈没有把握。这么说吧,我们即便还不能说是“非人权国家”,但我们对人权坚持的信念,却一点一点在流失中,继续下去,我担心,有一天,我们回头一看,会忽然惊觉,我们已成了一个不讲人权、不在意人民自由与尊严的国家。

这些担忧,并不是无所本的。

最近新党的三位青年,被检方用“三票一书”的方式,违反程序正义、大张旗鼓的拘提侦讯,最后却找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违反国安法,只能用一个贻笑大方的新闻稿,以共谍案正受审判的被告周旭泓,其电脑中被还原档案中离谱荒诞的“星火T计画”来搪塞大众。

检方侦办前总统马英九在国民党党产处理中,是否涉及背信的三中案,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总统或前总统若犯案,也应透过法律惩治,所以,检方侦办马英九并无问题。然而,侦查中的资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媒体揭露,一面倒地朝着马英九有罪的方向解读。此类违反侦查不公开的举措,等于在进行诉讼前的舆论公审,马英九忍无可忍,状告检方。

但令人惊讶的是,检方连查都没查就“立刻否认”,还明示此泄密案无法办,以致于有些媒体还变本加厉地报导、预测马英九将在春节被起诉,可谓视人权如无物。
而所谓不当党产条例、促转条例,也把行政机关打造成为对人民团体,侵产侵权的“司法太上皇”,不但破坏行政与司法分立的宪政分际,也把人权践之于土。

其他如保防法的修法之议,欲在各机关安插保防人员而被抨击为“人二复辟”;资安法的修法之议,也赋予无司法警察身分的人员,得不经法院同意,对人民居所检查(变相搜索);而准备在刑法外患罪章中加入“敌人罪”,要把通谋大陆对台启战等行为课以重刑,先不说其有踩法理台独红线之虞(外患指的是“外国之患”而把大陆置入,已有违宪疑虑),也把台湾的刑法,从好不容易进步到的“市民刑法”阶段,打退到“敌人刑法”阶段,方便执政者在内部“寻找敌人”。

凡此种种行政机关或执政党立委的提案,都会让我们的国家离法治国家愈来愈远。这是我戚戚心忧的原因。

世界人权宣言开宗明义的写着:“人皆生而自由;在尊严及权利上均各平等。人各赋有理性良知,诚应和睦相处,情同手足。”回到文章开始的小寓言,号称为人权国家的我们,万万不可拥有的只是人权的“衣服”。因此,我们必须对执政者保持高度警戒,因为一个没有人权之心的政府,终有一日,连人权国家的衣服,也会一并撕毁。

(作者为中华民国红十字会终身义工)

【20180112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