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还能让台湾骄傲吗

陈师孟一席准备要清算法官的讲话,让人瞠目结舌,但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进党团的全票通过,1张不同意票都没有。这表示陈师孟并不是一个个人,他代表的是民进党内的一种集体价值观。

三权分立,讲究的是互相制衡,没有哪一权独大,而今天民进党却企图利用手中的行政权与立法权,去创造一个“太上司法权”,让监委去骚扰判决不合己意的法官,当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时候,台湾的民主就已经变成了一种任期制的独裁。

过去两岸对峙的时候,虽然台湾的军事实力逐渐落后,但是在经济的发展以及民主的成就上依然可以抬头挺胸,让对岸人民羡慕“怎么爷爷没有逃过去”,即便是在大陆改革开放、经济突飞猛进之后,我们依然可以欣慰于人权保障、民主进程等“软实力”上。

然而,这种种的成就,在蔡政府上台不到2年之内,就几乎是消失无踪。权力的滥用是一个面向,另一个面向,则是选前的政见几乎是完全跑票,甚至是背道而驰。

“遵守中华民国宪政体制、《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蔡政府却始终不愿承认大陆地区是中华民国的领土;说要“维持现状”,我们却看到陆客减少、两岸关系冰点;而在劳工法令的部分,又几乎是来个180度的大逆向,不是说民进党的劳工政策一定不对,但选前讲一套,选后端另一套,叫人如何服气?

蔡政府这样完全置选前承诺于不顾,已经是伤害到了民主最根本的正当性,如果政见不重要,那么人民在选举中的授权有什么意义呢?现在还有多少台湾人民能够以我们的民主自豪,或者反过来问,现在还有多少大陆人民会羡慕著台湾的生活?

的确,大陆没有国家领导人的普选,没有政党竞争,在人权与言论自由的保障上,也没有达到先进民主国家的标准,可是现在大陆政府的绩效却是远远地超过了台湾的民选政府。

就以M503的航线启用为例,这当然是两岸政府的博弈,大陆是谋定而后动,挑了一个大陆的确有需要、蔡政府不舒服又没有筹码大动作反应的议题;而蔡政府的应对,却是一开始让舆论大做,想要挑起群情激愤,而在陆委会痛批“一意孤行、后果自负”之后,又拿不出可以相抗的筹码,到最后唯一“制裁”大陆的方法,却是不通过春节加班航线,让台湾人民在春节回不了家…。打自己的孩子,让对手心痛,天底下有这么无能的政府吗?或者,我们换个方式问,为什么这么无能的政府,却会在民主的制度下产生?

考试领导教学,选举导引政治。有一个笑话是,“你为什么要欺骗相信你的人?”犯人回答道:“因为不相信我的,我骗不到。”民主制度下的选举,也是如此,如果选民好骗,那么必然是小人上台,而君子落选;如果选民愿意去分辨真实,那么小人为了追求权力,也就不得不学习去当个君子了。

而大陆,虽然是“一党专政”,但是一个人要进入国家领导班底,不但要先被接纳进入共产党,还要在层层的历练、考核中脱颖而出,所以不可能是个庸才。当然,这样的“精英集体领导”的制度,也会让执政者超过比例地注重精英层级的利益,但就目前为止而言,对岸执政当局的表现也的确是从底层提升了人民的福祉。

一个是向上提升,一个却是向下沉沦,在两岸制度的竞赛中,台湾已经被抛在后面。如果要扭转这样的趋势,找回民主的优越性,那么显然最需要改变的是选民“不被欺骗”的能力。

那该怎么办?抛弃台湾的民主制度、接纳大陆的政治体制吗?当然不是,民主仍然是、必须是、也仍值得我们全心全力地捍卫。但是隐然的危机却不能不见,如果国家领导者带头毁坏我们得以安身立命的民主,最后的救赎还是只能寄望于台湾人民自我提升民主水平,鼓励优质的政治人物从政,淘汰劣质的政治人物。唯有如此,在台湾的我们才能无愧于前辈近70年来为经济发展、中华文化传承、民主人权努力付出的成果,也或许对大陆民主制度的奠基尚有潜移默化的可能。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80121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