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陸憲改時刻的建言

大陸兩會3月初開幕,將啟動修憲工程。這是1949年以來,中共在大陸進行的(至少)第九次憲法的制定或修訂。

本次修憲,二中全會確立「對憲法作部分修改、不作大改的原則」,筆者肯定此點。因為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任何法律不得與之牴觸,有其權威與穩定性,不宜動輒就憲法所規範的國家根本制度或原則大幅修改。

肯定此點之餘,筆者也要強調,維持憲法穩定性固然重要,但這並非代表憲法文本、憲法實踐應一成不變。憲法是社會契約,隨著社會快速變遷,既有的憲法條文可能早已脫離社會現實、或有保障不足之虞,自有與時俱進的必要。

相信中共中央也充分認識到這點,習近平主席才會在19大提出在「新時代」思想下,增加國監委,並主張落實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要求。也才規劃修憲,將「習近平主席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憲法。

Read more

爺們不必憂讒畏譏

管中閔
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中時報系資料)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對台大的圖謀,逐漸圖窮匕現,雖然口口聲聲「適法性監督」,但所提出的「獨董揭露」云云,與法規完全無關,如此睜眼說瞎話,台大師生,乃至於台灣社會,應該如何應對?

一個社會,只要有輸不起的人,就永遠會有爭議,所以制度的確定是重要的。大學法的規定很清楚,公立大學經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出校長後,教育部只有聘任的義務,沒有核准的權力。

Read more

沒電子連署 公投玩假的?

陳長文發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陳長文發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去年十二月,公投法大幅修正,下修了連署與通過門檻,並且立法明定以「公投綁大選」為原則,也讓今年的公投提案百花齊放,並且都希望藉由縣市長選舉的高投票率,來讓直接民意有表達的機會。

然而,公投法雖下修連署、通過的門檻,但是真正決定性的影響,在於以法規明訂電子連署系統的建置。

過去的公投,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二大黨有足夠的組織能力連署幾十萬份公投成案,只是在投票時,投票率無法達到門檻。因此公投法連署、通過門檻的下降,確實有利於公投的成案。

但是對於一般民間團體來說,即便是下修後的連署第二階段的廿八萬人門檻,還是極為困難。不是說提案沒有廿八萬人支持,而是要如何接觸到他們呢?

Read more

不是惡因 陳師孟是惡果

這些年來,我和許多關心台灣司法的人最感痛心的事是,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司法獨立已蒙上極大的陰影,特別是當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表示要用監察權去查辦判決不合己意,也就是判決結果對民進黨人士不利,而對國民黨人士有利的法官。這種以「判決結果」合不合意,而非以法官在行使職權有無事實上之不法行為,做為其動用監察權的標準,將明顯構成監察權的濫用。不但破壞了憲法的權力分立原則,更破壞了司法的公正與超然獨立。如此一來,人民在面對司法案件時,尤其涉及政治人物時,都可以很正當的懷疑法院,真的會做出公正的判決嗎?

然而,即便如此,外界解讀,此「反妨害司法公投案」在「反陳師孟」,卻也是不正確的解讀。

Read more

當人民不再信任政黨之後

民主政治,離不開政黨政治,因為政黨是一個理念的「品牌」,讓為工作、家庭忙碌的選民,可以有個初步的歸納。

譬如說,在美國,如果支持民主黨,大致就是支持高稅收、高福利、槍枝管制,共和黨則相反;而英國的工黨/保守黨,則有左派與右派的差別。總之,政黨的基本原則確定了,就可以擴散到細部的政策上。

而台灣的政黨政治,顯然是以統獨光譜來分類,對於中國大陸的態度,決定了從上到下幾乎所有重要政策。例如對中國大陸友善,就會支持兩岸經貿,就會傾向開放、鼓勵競爭的經濟制度,而主張台灣獨立,就不得不依賴美、日的保護,同時對於與中國大陸的一切接觸抱持著猶豫與敵意。

自總統民選後二十年來,台灣人民一直是以此分類的,但是日前的一份民調,有超過百分之五十二的民眾沒有政黨傾向,而國民黨雖然是支持度最高的政黨,也僅有百分之十九點一,略高於民進黨的百分之十八點一,而第三大黨的時代力量,則是百分之六點二。

是什麼原因,讓每個政黨的支持度都大幅下跌,而讓人民不再信任政黨,在被問到支持哪個政黨時,以留白應答?

筆者以為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每個政黨的「跳票紀錄」,都是多采多姿、「罄竹難書」。 從國民黨來看,馬總統的聲望低迷,絕大部分也是來自於「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不如人意。事實上,「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只是兩岸接觸的一種妥協,並不包括各自對外接觸(否則就是雙重承認了),但國民黨把九二共識講得過度美好,到了執政後,遇到北京打壓國際空間,就顯得有苦難言,這雖仍可說是一個最務實、對台灣最有利的兩岸政策,但卻因為「高期待」,反而有了低滿意度。

民進黨的故事顯然是反過來,選前舉起「台獨」大旗,「我是XXX,我主張台灣獨立」,在野時一切逢中必反,鼓勵了台獨支持者的情緒,結果執政之後,除了耍耍嘴皮以外,能夠做得跟以前一模一樣,就像陳前總統說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能騙自己也騙別人」。

而民進黨除了在兩岸政策消風,在勞工、能源議題上,也一再破功,這當然會讓支持者失望。

至於第三大黨的時代力量,顯然是「素人從政」之後,當家才知柴米貴,才感受到廚房的熱度。作為公民,可以高舉理想的大旗,把標準提高到聖人乃至神人的程度,但是掌握權力之後,就也要接受「聖人標準」乃至於「神人」的檢驗。黃國昌罷免案的同意票遠高過不同意票,受人奚落,即在於此。

但是,一個政黨不好,可能是那個政黨的問題,每個政黨都不好,那就有些有趣的原因了。為什麼每個政黨寧願政見跳票,也要在選前高畫大餅?是不是他們知道,選民就吃這套,寧願當選被罵,也不要落選被笑?

還是要回到,民主政治,離不開政黨政治。「選人不選黨」是一句空話,因為選民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能夠記得總統、自己市長的候選人已經不容易,誰能記得所有立委、自己縣市所有議員的名字,試問,多少人知道自己的里長是誰?

除了像馬英九、柯文哲這種個人魅力破表的少數外,絕大多數的政治人物,都必須歸納在政黨的座標之外。

與其對政黨不支持、不信任,不如發展一個,好的、誠實的政黨可以生存有土壤,一個說謊、毀諾的政黨會受到懲罰的環境。

政黨政治,在今日此時,仍然是民主的必要元素。

(作者為終身志工)

2018年02月14日人間福報

 

捍司法公正,陳長文發起, 馬英九領銜、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投

鑒於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機關,要以監委職權查辦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對此,陳長文律師決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擔任召集人,並由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擔任執行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希望力拚年底前成案,以併入2018年縣市長選舉。在陳長文力邀下,前總統馬英九也允諾領銜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為司法公正獨立盡一份心力。

陳長文表示,監察委員陳師孟恐嚇司法機關事件,顯示台灣的法治與司法獨立已危如壘卵,關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緘默乎?加以2013年發生關説司法風暴,在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實有其迫切與必要,但民進黨居多數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訴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並配合今年年底的縣市長選舉,此一捍衛法治的大事,方有可成之機。 Read more

一個國家,良制是原則,兩制是例外

日前,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先生投書《人民日報》海外版,強調「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我感到好奇,陸方應該清楚台灣不同於港澳,為什麼依然要試圖在「一國兩制」的方向前進?

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的身分在北京面晤中共副總理吳學謙,當時擔任中共中央台辦祕書的孫亞夫就坐在吳副總理旁邊。吳副總理先提到「一個中國」原則,筆者回應:「沒有問題,因為《中華民國憲法》(和《國統綱領》)就是主張『一個中國』」。吳先生接著又提出「一國兩制」可以適用於兩岸關係,我認為他心中想到了97年之後香港和大陸的關係,因此,我對吳先生回以:「一國兩制」適用於港澳的回歸固然極有意義,但是就兩岸關係而言,「一國良制」應該是更好的選擇。事後我才曉得「一國良制」是經國先生在80年代回應中共領導人的主張。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