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良制是原则,两制是例外

日前,大陆海协会副会长孙亚夫先生投书《人民日报》海外版,强调“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我感到好奇,陆方应该清楚台湾不同于港澳,为什么依然要试图在“一国两制”的方向前进?

1991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的身分在北京面晤中共副总理吴学谦,当时担任中共中央台办祕书的孙亚夫就坐在吴副总理旁边。吴副总理先提到“一个中国”原则,笔者回应:“没有问题,因为《中华民国宪法》(和《国统纲领》)就是主张‘一个中国’”。吴先生接着又提出“一国两制”可以适用于两岸关系,我认为他心中想到了97年之后香港和大陆的关系,因此,我对吴先生回以:“一国两制”适用于港澳的回归固然极有意义,但是就两岸关系而言,“一国良制”应该是更好的选择。事后我才晓得“一国良制”是经国先生在80年代回应中共领导人的主张。

27年过去了,如今孙亚夫先生已经是海协会副会长,他的主张与27年前吴副总理的提议乍看之下似乎没有太大差别。但笔者的了解是,孙亚夫并不完全是对台湾人民喊话的。在海外版《人民日报》文章前段,孙先生强调和平统一的重要性,“这是民族大义”、“这是战略全域的要求”,动之以义、晓之以利害,这显然是要缓和地回应大陆内部鹰派,标明“和平统一”的前提性,这对台湾来说也是正面的。而接下来,就是要阐述“和平统一”的可行性了。

对于如何达到“和平统一”,孙亚夫答以“一国两制”,那么为什么“一国两制”过去20~30年来对台湾并没有说服力与吸引力,未来却做得到呢?孙先生的解释是,“发展是硬道理”。从现实来讲,大陆发展了,台湾不服也得服,不要“一国两制”,难道台湾是要“一国一制”吗?而正面一点的角度是,孙先生似乎在说,当大陆发展了,经济繁荣了,与美国实力拉近了,那么也就不用担心台湾人民不信任,而愿意在“一国”的框架下,保有台湾现在的制度。

笔者不反驳孙亚夫先生支持“一国两制”的每一个理由,但笔者必须向相识20多年的孙亚夫先生(和其他中共中央的领导人)指出,这些藉“一国两制”以便早日达到“和平统一”的理由,固然有其逻辑,但是就可行性而言,“一国良制”(或笔者近年来提出“良制一国”,先良制再一国)显然较“一国两制”更具说服力的(既理想又实际)。

一个正常的国家,同时施行一个“良制”是原则,“两制”是例外,那么过去为什么大陆坚持要“一国两制”呢?那就是孙亚夫文中说的,“两岸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同”,要台湾接受一党(中国共产党)领导,对于自从1987年解严和已历经3次政党轮替后的台湾人民来说,是不可能的事了。

相同地,要大陆实现台湾的民主制度,条件也不成熟。但若如孙先生文中所言,中国大陆“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那么,“一党领导”下的中国大陆如果这么好,还怕台湾人民不动心吗?或者反过来说,等到大陆已经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还没有条件,实现严格意义的普选、落实有竞争性的民主体制吗?

总之,笔者想向中共领导人指出的是,“一国良制”(或更理想的“良制一国”),并不是要把大陆的民主化当作统一前提,而是要让所有的中华民族同胞,透过和平理性的态度追求国家统一在较成熟、良善的单一制度上。

(作者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80205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