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司法公正,陈长文发起, 马英九领衔、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投

鉴于监察委员陈师孟公然恐吓司法机关,要以监委职权查办判决不合己意的法官。对此,陈长文律师决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担任召集人,并由前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担任执行长,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希望力拼年底前成案,以并入2018年县市长选举。在陈长文力邀下,前总统马英九也允诺领衔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为司法公正独立尽一份心力。

陈长文表示,监察委员陈师孟恐吓司法机关事件,显示台湾的法治与司法独立已危如垒卵,关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缄默乎?加以2013年发生关说司法风暴,在刑法增订妨害司法公正罪,实有其迫切与必要,但民进党居多数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诉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并配合今年年底的县市长选举,此一捍卫法治的大事,方有可成之机。

陈长文说明,本次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主文为:“您是否同意:针对总统、立委、监委等高阶公职人员以及司法与行政首长,意图直接或间接为自己或他人所涉司法案件获得有利或不利之裁判或处分,而对司法人员施以胁迫、恐吓、关说或其他非法之行为者,科以刑罚?”

陈长文表示,影响司法最大的恶源,一是权、一是钱,一般民众有可能透过金钱贿赂司法人员,这部分刑法已有规范,但对于以“权力”妨害司法独立与公正的行为,目前却无法可罚,是为法治漏洞。立法院虽有“立法委员行为法”第17条,规定“立法委员不得受托对进行中之司法案件进行游说”,但并无罚则,以致施行17年来,形同具文。因此,本次公投要防堵的是“权”对司法的妨害,故规范对象,具体列举限缩为正副总统、立法委员、监察委员、检察长等拥有公权力的公职民代、行政及司法首长,并不规范一般民众与民间机关,因为对司法公正最大威胁者乃政治力量。

陈长文强调,若要合并年底大选,举行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要分二阶段分别提出1880份、28万2千份连署书,时程相当仓促,但会全力以赴。接下来会将连署表格放上网络(网址:https://goo.gl/7bpFwU),供民众下载,民众填写后回寄到11699文山武功邮局第297号信箱即可。

陈长文表示,希望全民都能支持此一公投提案,让台湾的司法能有纯净判案、不受政治力干扰的空间。


背景稿:

2013年发生关说司法风暴,陈长文即已感受到在台湾,司法公正已受到极大的威胁。去年,当陈师孟被蔡英文总统提名为监察委员,屡屡表示若当监委要查办判决不合己意、不利民进党人士的法官,赤裸裸地践踏司法,引起全民公愤。陈长文认为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能再坐视政治力干涉司法独立,加以公投门槛下降,透过公投改革制度的机会增加,是催生妨害司法公正罪的时机,应以公投保护司法不受政治黑手干扰司法,便请罗智强研究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事实上,在去年六月蔡总统主持的司法改革国事会议中,这个增定“妨害司法公正罪”的建议,也曾列入大会决议,但半年来音讯全无,令人极为失望。为唤醒国人的良知与警觉,提出各这个公投案,以协助法务部加快修法的脚步。

陈长文广泛征询法界意见后,起草公投主文与理由书。但由于第二阶段要募集近30万连署书,罗智强向陈长文分析工程浩大,成案难度相当高。陈长文决定商请马英九前总统领衔公投。

陈长文本无把握马英九会同意领衔,因为马英九若同意,也有可能引发许多政治解读,马英九或不必淌这一趟混水。但当陈长文向马英九提出此议时,马英九欣然同意,马英九也认为妨害司法公正罪的立法,是台湾的迫切之需,只要对催生这项重要法案有助益,他不在乎外界的政治解读。

马英九同意领衔助阵后,陈长文提出“双轨制”的建议,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实际负责连署筹备,陈长文任召集人,并广邀社会贤达参与,而马英九单纯领衔,以其身为前总统与前法务部长的政治高度号召群众,不须分心负担行政工作。

陈长文表示,接下来,“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会陆续邀请关心司法公正的各界意见领袖与全国民众共襄盛举,希望年底前顺利成案,并成为台湾第一个通过的全国性公投。


发起公民投票要求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
以保障司法之独立性与公正性

主文:

您是否同意:针对总统、立委、监委等高阶公职人员以及司法与行政首长,意图直接或间接为自己或他人所涉司法案件获得有利或不利之裁判或处分,而对司法人员施以胁迫、恐吓、关说或其他非法之行为者,科以刑罚?

理由书:

近年来发生多起斲丧司法独立性与公正性之案件,除了最近陈师孟监察委员表明将专办政治性案件,要专打“办绿不办蓝”的法官,引起恐吓司法的质疑。2013年也曾发生关说司法风暴,震撼全国。为何监察委员、立法委员敢于肆无忌惮、任意将手伸进司法?因目前我国刑法并无“妨害司法公正罪”可加以处罚,使得掌握司法预算、监察权力之人为私利或党利得以明目张胆进行干扰、妨害司法之独立性与公正性。为防止司法遭到破坏践踏,许多法治先进国家都将侵犯司法独立与公正的行为认定为伤害国家法益之重罪,然而我国迄今却仍未将此类行为认定为犯罪并予处罚。众所周知,司法独立与公正是民主法治国家的基石,因此在刑法中增订“妨害司法公正罪”加以规范,以确保司法的独立性与公正性不受干预,实属必要。

宪法第八十条规定:法官须超出党派以外,依据法律独立审判,不受任何干涉,明文揭示法官从事审判仅受法律之拘束,不受其他任何形式之干涉。司法首重独立性,没有独立就没有公正、公平、信赖与尊严,而最可能影响独立的两项因素就是“钱”与“权”。过去民间常言“有钱判生、无钱判死”,即为民间普遍对于金钱介入司法所产生之不信任感。对于金钱因素,因为已有相关严格的法律规范,经过历年来多次侦办涉贪司法人员,纠出了害群之马,现今风气已有改善,但对于有权势者之关说与干涉司法,因无法可罚,仍甚为猖狂。虽然绝大多数法官与检察官均以捍卫正义、摘奸发伏为职志,并未汲汲营营攀龙附凤、力图升官发财,尚能抵挡压力,但难保不会有居高位的司法人员,为了更上层楼或保官护位,而失其风骨。如果有权势的人可以关说影响司法,那么一般平民要如何期待司法保障公平正义?司法变成“有关系就没关系”、“没关系就有关系”。谁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因为无权无势而成为下一个冤案的受害者?难道这是我们可以视而不见或继续容忍的司法现况吗?去年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召开时,有不少先进提出制订“妨害司法公正罪”之建议,并获大会接受列入结论,一度让社会各界重燃信心。但不料该案始终未获层峰重视,以致七个月来主管刑法修正的法务部对此毫无作为,令人浩叹。

本公投提案之内涵:

一、行为主体系列举具有权势之总统、副总统、五院院长、部会首长、立法委员、监察委员、县市首长、地方民代(县市议员与乡镇市民代表)等特定公职人员,以及法院院长、检察总长、检察长等特定司法首长予以规范。至于一般民众较难造成司法人员压力进而影响其公正性,因此未予纳入。

二、需有犯罪意图:需为自己或他人所涉司法案件获得有利或不利之裁判或处分,即为自己或他人获得有利之裁判或处分,或对于自己或他人获得不利之裁判或处分。

三、行为客体为法院、检察署、调查局与警察机关相关人员,对施以胁迫、恐吓、关说或其他非法之行为,宜与刑法伪证罪、诬告罪同定为即成犯。

四、刑度宜不低于刑法第122条第一项与第二项之渎职罪并得褫夺公权,以防止其继续干扰妨害司法。

五、除了直接干扰妨害司法公正成罪外,间接透过、教唆第三人进行胁迫、恐吓、关说,亦为构成妨害司法公正罪。

总结:

民国106年总统府主持司法改革国是会议,曾有委员形容“关说”是官场的癌症,关说的恶质在于经过暗管、放流污水,践踏司法案件的公正性。来自政治人物的关说是在民众心中挥之不去、深恶痛绝的行为,故应订定“妨害司法公正罪”,划出政治人物应遵守的红线,也借此建置司法人员免于不当干涉的防护罩。然而,对于司法改革国是会议所提出的“妨害司法公正罪”,法务部长只表示将征询各界意见,此一议题乃无疾而终。

审判的“独立”不能只靠着法官、检察官的坚强意志与个人良心来面对压力,应该用法规为司法人员筑起一道坚固的防护墙,抵挡任何企图妨害司法公正的压力。为保障人民在法律之前获得公平待遇,让法官能依据法律独立审判,不受任何干涉,让检察官能依法诉追,本公投提案汇聚人民的力量,修改刑法,倘若通过,即可交由立法院立法,是最有效且快速的方法。


相关报导:

《中国时报》监委陈师孟干预侦审言论掀浪滔!陈长文推公投 捍卫司法公正

《中国时报》马英九领衔推动公投反制陈师孟 网喊:是该硬起来了!

《中国时报》吴威志》祭刑法 让陈师孟们知道怕

《联合报》独/反妨害司法公正 马英九领衔、陈长文发起公投

《联合报》公投捍司法╱陈长文:马英九不在乎外界政治解读

《联合报》公投捍司法╱罗智强担任执行长 力拼过连署门槛

《联合报》公投捍司法/马英九投下 年底选举的深水炸弹

《联合报》观察站/公投绑大选 马英九旋风再起?

《自由时报》杠陈师孟 陈长文、马英九推反妨害司法公投

《苹果日报》陈长文发起公投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 马英九帮连署

《ETToday》马英九、陈长文发起公投 抗陈师孟恐吓司法机关!

《民报》陈长文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绑大选 马英九领衔连署

《上报》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 陈长文、马英九领衔连署

《中央广播电台》反妨害司法公正 马英九领衔发动公投

《法国广播电台》马英九领衔联署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盼订刑责

《中评社》陈长文推反妨害司法公投 马英九允诺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