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民不再信任政党之后

民主政治,离不开政党政治,因为政党是一个理念的“品牌”,让为工作、家庭忙碌的选民,可以有个初步的归纳。

譬如说,在美国,如果支持民主党,大致就是支持高税收、高福利、枪枝管制,共和党则相反;而英国的工党/保守党,则有左派与右派的差别。总之,政党的基本原则确定了,就可以扩散到细部的政策上。

而台湾的政党政治,显然是以统独光谱来分类,对于中国大陆的态度,决定了从上到下几乎所有重要政策。例如对中国大陆友善,就会支持两岸经贸,就会倾向开放、鼓励竞争的经济制度,而主张台湾独立,就不得不依赖美、日的保护,同时对于与中国大陆的一切接触抱持着犹豫与敌意。

自总统民选后二十年来,台湾人民一直是以此分类的,但是日前的一份民调,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二的民众没有政党倾向,而国民党虽然是支持度最高的政党,也仅有百分之十九点一,略高于民进党的百分之十八点一,而第三大党的时代力量,则是百分之六点二。

是什么原因,让每个政党的支持度都大幅下跌,而让人民不再信任政党,在被问到支持哪个政党时,以留白应答?

笔者以为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每个政党的“跳票纪录”,都是多采多姿、“罄竹难书”。 从国民党来看,马总统的声望低迷,绝大部分也是来自于“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不如人意。事实上,“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只是两岸接触的一种妥协,并不包括各自对外接触(否则就是双重承认了),但国民党把九二共识讲得过度美好,到了执政后,遇到北京打压国际空间,就显得有苦难言,这虽仍可说是一个最务实、对台湾最有利的两岸政策,但却因为“高期待”,反而有了低满意度。

民进党的故事显然是反过来,选前举起“台独”大旗,“我是XXX,我主张台湾独立”,在野时一切逢中必反,鼓励了台独支持者的情绪,结果执政之后,除了耍耍嘴皮以外,能够做得跟以前一模一样,就像陈前总统说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能骗自己也骗别人”。

而民进党除了在两岸政策消风,在劳工、能源议题上,也一再破功,这当然会让支持者失望。

至于第三大党的时代力量,显然是“素人从政”之后,当家才知柴米贵,才感受到厨房的热度。作为公民,可以高举理想的大旗,把标准提高到圣人乃至神人的程度,但是掌握权力之后,就也要接受“圣人标准”乃至于“神人”的检验。黄国昌罢免案的同意票远高过不同意票,受人奚落,即在于此。

但是,一个政党不好,可能是那个政党的问题,每个政党都不好,那就有些有趣的原因了。为什么每个政党宁愿政见跳票,也要在选前高画大饼?是不是他们知道,选民就吃这套,宁愿当选被骂,也不要落选被笑?

还是要回到,民主政治,离不开政党政治。“选人不选党”是一句空话,因为选民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能够记得总统、自己市长的候选人已经不容易,谁能记得所有立委、自己县市所有议员的名字,试问,多少人知道自己的里长是谁?

除了像马英九、柯文哲这种个人魅力破表的少数外,绝大多数的政治人物,都必须归纳在政党的座标之外。

与其对政党不支持、不信任,不如发展一个,好的、诚实的政党可以生存有土壤,一个说谎、毁诺的政党会受到惩罚的环境。

政党政治,在今日此时,仍然是民主的必要元素。

(作者为终身志工)

2018年02月14日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