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恶因 陈师孟是恶果

这些年来,我和许多关心台湾司法的人最感痛心的事是,台湾好不容易建立的司法独立已蒙上极大的阴影,特别是当监察委员陈师孟公然恐吓司法,表示要用监察权去查办判决不合己意,也就是判决结果对民进党人士不利,而对国民党人士有利的法官。这种以“判决结果”合不合意,而非以法官在行使职权有无事实上之不法行为,做为其动用监察权的标准,将明显构成监察权的滥用。不但破坏了宪法的权力分立原则,更破坏了司法的公正与超然独立。如此一来,人民在面对司法案件时,尤其涉及政治人物时,都可以很正当的怀疑法院,真的会做出公正的判决吗?

然而,即便如此,外界解读,此“反妨害司法公投案”在“反陈师孟”,却也是不正确的解读。

陈师孟公然恐吓司法,只是一个“结果”,真正让像陈师孟这样的人,会说出如此违反民主、践踏法治之语的“原因”是,在台湾保护司法公正的“法治”并不健全,陈师孟敢如此乖张地践踏司法,就是因为在台湾没有“妨害司法公正罪”可以制裁陈师孟。这样一个重大的法制漏洞,才让掌权者、有政党私心或个人私欲的政治人物,有可乘之机,可以用职权,影响乃至于威胁司法的公正及法治的进步。

因此,笔者日前推动的“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已提出“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案”,呼吁在刑法增订“妨害司法公正罪”,其由无它,就是希望从法治端,让政治黑手滚开,还给法官、检察官独立判案的空间,也让具有“影响力”的公职人员减少遭受关说请托的压力。

这样的想法无关蓝绿统独,不分政治立场。全国人民都必须知道,绝大多数的人民,并无权势去影响司法,如果政治力可以干涉司法,则受害的必是全国人民,尤其是没有权势的弱势人民,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将变成“有权判生,无权判死”的不正义国度。这才是关心台湾民主法治的有志之士,所无法坐视与忍受的。

其次,在这次公投中,想要约束的不是一般人民,而是如总统、立委、监委等公职民代、高阶司法与行政首长,因为影响司法最大的二个恶源一是“钱”,一是“权”,一般人民要影响司法,多只能用“钱”,这部分的妨害司法,已有贪污贿赂的法制可以约束,但对“有权者”,在台湾却“无法”可惩,这是法治漏洞,所以,这次公投推动妨害司法公正罪的规范对象,仅限于“有权者”,而不及于一般人民和媒体等民间机构。

第三,也只有在法治上创造司法公正的干净呼吸空间,我们才能让秉公判案的好法官与好检察官能够不受干扰,专心打击不法、捍卫公义。我相信绝大多数的司法人员都是公心为先,不会贪恋权位,但只要有少数的不肖司法人员有此贪念,则“掌权者”可以用升迁等职位诱之,这将根本的动摇司法的人员品质,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因此,可以这么说,立法杜绝有权者对司法的伸手,就是一种对优质司法人员的正向鼓励,让更多正直、有才干的司法人员成为捍卫司法的中流砥柱。

第四,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也是保障一些拥有公权力的人,特别是像立法委员这一类有“选民服务”压力的人。民代会有来自选民的压力,希望这些民代帮他们去“乔司法”,在没有“妨害司法公正罪”的情形下,因为没有罚则,民代可能失去警戒、也失去理由向“关说司法的请托案”说不,一旦有了妨害司法公正罪,立委等民代受到“关说司法”的请托时,就可以有一个坚强的理由大声回绝:“这是要被关的!”

台湾的民主法治,一直是最让我们骄傲的制度资产、核心价值,但民主法治建者难、毁者易,没有约束有权者的妨害司法公正罪,实系台湾重大的法治漏洞。期待有志有识者,我们一同努力,让台湾的法治更健全,一起保护司法,也保护人民免受冤判、不受迫害的安心生活。

(作者陈长文,为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召集人)

2018-02-19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