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电子连署 公投玩假的?

陈长文发起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陈长文发起推动“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去年十二月,公投法大幅修正,下修了连署与通过门槛,并且立法明定以“公投绑大选”为原则,也让今年的公投提案百花齐放,并且都希望借由县市长选举的高投票率,来让直接民意有表达的机会。

然而,公投法虽下修连署、通过的门槛,但是真正决定性的影响,在于以法规明订电子连署系统的建置。

过去的公投,只有国民党和民进党二大党有足够的组织能力连署几十万份公投成案,只是在投票时,投票率无法达到门槛。因此公投法连署、通过门槛的下降,确实有利于公投的成案。

但是对于一般民间团体来说,即便是下修后的连署第二阶段的廿八万人门槛,还是极为困难。不是说提案没有廿八万人支持,而是要如何接触到他们呢?

由笔者召集的“反妨害司法公投”,通过第一阶段一八八○连署门槛不成问题,但是大家也有一个共同的担忧,到了第二阶段,要找到廿八万位民众,大家知道有多难吗?这中间是非常考验人性的。

首先,你得先上反妨害司法公投的网站下载连署书,下载时间填好连署书,再出门贴上邮资,把连署书寄出。再不然,联盟就得在全国都有“连署点”提供连署书,单单人力与场租就是昂贵的负担。

这些对于非政党、没有地方组织的团体来说,的确在时间、金钱、人力上,挑战难度极高。

因为,实体连署实在极不方便,也非常浪费人力、纸张等等资源,进步的公投做法,就必然要设计电子连署。也因此,公投法在第九条规定,主管机关应建置电子连署系统。这样才可能把过去由大党独占的公投,让一般人民团体也有提案成案的可能性。

也可以这么说,没有电子连署,所谓“打破鸟笼公投”只是一句华丽的口号。

至于技术面,电子连署的平台建置并无太高的难度,台湾都可以用自然人凭证报税了,表示政府早有辨识人民身分的机制,那么用来连署,又有何困难呢?而唐凤政委专精资讯科技,长期努力于行政院的公共政策平台,对于电子连署系统的设计,也必然是驾轻就熟。

但吊诡的是,选罢法去年底就修法明定要有电子连署系统,到今天中选会还没有建置的迹象。按照这个速度来推算,去年底修正的公投法,其电子连署系统的建置,也很可能无法在今年完成,那么与今年大选同步举行的公投提案,岂来不及适用电子连署?

一个没有太高技术难度的系统建置,却有这样缓慢的行政效率,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希望,这不是中选会的行政怠惰,利用行程程序来杯葛公投的成案。

笔者呼吁,长期诉求打破“鸟笼公投”的民进党,应尽速依法建置电子连署系统,这不只是民进党的长期主张,也是公投法规定政府必须履行的法律义务。赖清德院长不妨成立专案团队,责成唐凤督导,限期建置。

否则为德不卒,恐会让人质疑电子连署是虚晃一招,公投法修正只是打假球。

陈长文/反妨害司法公投联盟召集人(台北市)

2018-02-22 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