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们不必忧谗畏讥

管中闵
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中时报系资料)
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政府对台大的图谋,逐渐图穷匕现,虽然口口声声“适法性监督”,但所提出的“独董揭露”云云,与法规完全无关,如此睁眼说瞎话,台大师生,乃至于台湾社会,应该如何应对?

一个社会,只要有输不起的人,就永远会有争议,所以制度的确定是重要的。大学法的规定很清楚,公立大学经校长遴选委员会遴选出校长后,教育部只有聘任的义务,没有核准的权力。

释字380号解释:“教育部监督权之行使,应符合学术自由之保障及大学自治之尊重,不得增加法律所未规定之限制。”既然独董揭露与否,不在法条规范之内,那么一个合法的遴选结果,教育部就没有置喙余地,现在教育部所做的正是“增加法律所未规定之限制”,嚣张的滥权、嚣张的违法、嚣张的违宪。

然而,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今天的蔡政府态度很明显,我就是违宪,我就是滥权,我就是拒绝履行聘任义务,你又能如何?

说实在,一时之间好像还真的不能怎样。现在蔡政府左有“柯建铭”立法院,右有“陈师孟”监察院,调戏一下你台大,谁敢喊冤?谁能喊冤?谁理你喊冤?

接下来,必然是台大校长一职持续空缺、校务停摆,若不意外,不久之后可能就会有“假和事佬”的声音出现了,“为了台大运转,不如管校长你就退一步吧!”、“这样的校长做了也没意思嘛!”最好恶心到管校长一句“爷们不干了!”大功告成。

笔者反倒是觉得,僵局持续,虽然台大会损失一两年的进步,虽然管校长会持续的被攻击,但如何让一个滥权的、嚣张的执政者“知难而退”,却是台湾民主化后,社会未曾有过的经验。

请问管校长,是你的清誉重要,还是学术的独立自主重要?请问台大,是你的校务发展重要,还是台湾的民主制衡重要?

民进党要刁难台大,那就让他刁难吧!看是要让台大停滞一个月、一个学期,还是总统的一个任期,社会可做好心理准备,用冷眼旁观,做最坚强抵抗。

台大与管校长的承担,换来的,是建立宪政惯例的养分。如果要有一个大学,为大学自治、民主进程,承受一些代价,舍台大,其谁呢?

而管校长既然是“爷们”,更不能忧谗畏讥,万不能遇到政治黑手就落跑。

最后,我们再冷眼看蔡英文,究竟要羞辱台大、羞辱大学自治、羞辱台湾民主到什么程度?就放手让蔡英文瘫痪台大,当做民主警钟,敲响国人抵抗滥权政府的警觉!就放手让蔡英文瘫痪台大,让历史留个见证,见证这样一位伤害自己母校的可悲总统!

(作者陈长文,为法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