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希哲和马英九谈一国良制

媒体报导,大陆异议人士王希哲作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密使”,拜访马英九前总统,传达“北京希望台湾接受一国良制”的讯息。

说密使,可能性不大。王希哲的立场不等于北京的立场,目前中共把立场踩在“一国两制”而不是“一国良制”,同时,马英九也不是现任的总统,说真的,也没什么政治上的需要,来台湾和马英九谈“一国良制”。

笔者也偶而往来两岸,到大陆的时候,如果对方愿意听,会阐述自己的看法,回台湾,也难免把在大陆的所见所闻分享,王希哲充其量就是这样的一股使命感。但对王希哲认为“一国良制是最适合两岸关系的做法”,笔者深有“所见略同”之感。

笔者长期倡议“一国良制”或“良制一国”,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一国良制”在两岸都是“政治不正确”的主张。在台湾,“一国”是票房毒药,在大陆,“良制”则被认为是要求“民主化”而不能接受。

马总统以“维持现状”来回应王希哲的“一国良制”,显然也是在台湾的民意氛围中,所打出的安全牌。

然而,王希哲虽不是密使,但他必然也是感受到了中共政坛、两岸关系氛围中的隐约变化,才会认为“一国良制”是个可能的解方。可预见的,会有愈来愈多人愿意开始思考一国良制,这样的心态变化,某种程度,也反映了大陆近来展现的制度自信。

这当然和大陆崛起的趋势有关,世异时移,两岸软硬实力的差距,让大陆当局对于自己的制度,也有了底气。

一九八七年,蒋经国总统以“一国良制”来回应邓小平的“一国两制”,当时台湾经济起飞,人均所得遥遥领先大陆,所谓的“良制”,心里的OS也就是“台湾制”,可以这么说,“一国良制”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另一种说法。

当时的蒋经国总统很清楚,三民主义,中共是不会接受的,既然不会接受,那么“统一”也就这么搁著。这又变成了另类的“维持现状”。

三十年过去了,今天的两岸,台湾在许多方面的表现,已经落后于大陆。“不论黑猫白猫,抓得到老鼠的就是好猫”,中国共产党用大陆的高度成长,强化了自己制度的正当性,某种程度,就可以不惧于和台湾竞争“良制”的诠释权。

“一国良制”,的确还存在许多技术性问题,例如“何谓良制”?以及“如何决定两岸谁较符合良制”,但笔者相信这都是可以克服的。

基本上,“良制”就是人民想要生活的制度、可以让人民有“美好生活”的制度。过去台湾有许多大陆偷渡客冒着生命风险,也要来台湾寻找一线希望,那时的台湾相对于大陆,当然是良制。

然而现在,机会在大陆,市场在大陆,在大陆对台湾人民祭出“准国民待遇”之后,企图心也非常明显,就是要台湾人民“用脚投票”,来对比出,谁才是中华民族的“良制”。

一个威权的政体,却可以让人民福祉三十年来持续的进步、成长,我们应该要给予中国共产党肯定,当然也必须指出,在言论自由、人权保障、“正当法律程序”的重视上,中国大陆还有许多的不足,这一点是不符合习近平主席所承诺的“人民美好的生活”。

遗憾的是,今日的台湾,却也不见得发扬了民主的优点。例如,言论自由本应该让言论自由竞争,而让有道理的留下、背离事实的舍弃。然而当初在讨论ECFA时,反对者的论点竟然有“担心大陆劳工来抢台湾人民工作”,这种荒诞不经的主张。

看看现在的两岸经济实力,还有多少大陆劳工想来台湾工作,多少在台湾的老板想要请大陆劳工?然而在当时,这样的言论的确误导了很多人。

过去,我们批评大陆的文革,今天教育部在台大校长任命上持续的“卡管”,不也是一种执政者违法滥权的文革吗?民进党政府公然违背《大学法》规定的程序,怠惰自己的行政义务,台湾现在的情形,又有那一点“法治社会”的样子,有什么资格对着大陆唱高调?

但无论如何,若北京当局真的有“一国良制”的胸襟,“两岸以制度竞争”的雅量,笔者认为台湾朝野,尤其是马英九和国民党,不妨正面看待回应。不要忘了“一国良制”可是经国先生的主张。

(作者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8年03月14日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