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关心制度要办!蔡干涉个案不查?

谢谢陈师孟监察委员,为了办马英九,找出了笔者在8年前投书媒体的旧文〈防冤狱,尚方宝剑何时出鞘?〉以该文后来经当时的马总统加了批注“请王部长清峰一阅并说明”,认为马英九前总统妨害司法公正,准备约谈马前总统。

首先,在指控马前总统有无妨害司法公正之前,我们先来还原几个事实,在笔者8年前的这篇旧文中,实际上举了二个例子,一是太极门掌门人洪道子夫妇等4人,在22年前遭侯宽仁以“养小鬼”诈欺等理由起诉并遭羁押,洪道子后获判无罪,并获冤狱赔偿共新台币18万元。期间当事人曾向监察院陈情,监察院在民国90年做出调查报告,指责侯宽仁调查未尽属实、未依科学办案等9大违失,要求法务部严惩。

另一个则是吕新生案,由于检察官、法官未依法强制上诉,让吕新生多坐了5年牢,国库因此赔偿了513万。

以此两案,笔者要谈的是一个“制度问题”:我国冤狱赔偿的追偿制度有缺漏,应予改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