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政府律师”,就不会有卡管歹戏

管中闵“校长”的聘任终究还是被教育部以“学术伦理、基本诚信未被彰显”的非“法律”考量为由而“卡住”,从潘文忠不得不请辞以明志观之,民进党政府此举令笔者失望,却不意外。

回顾“卡管”大戏近4个月期间,台大校务停滞,教育部折损了1位潘部长,新的吴部长也争议满满,毫无领导杏坛的公信力。民进党政府躁动于前,“头洗到一半”蛮干于后,如今的窘境显然是源自于政府长期漠视其在宪法设计下应“依法行政”的结果。

Read more

给“快乐台独赖院长”的公开信:麦当劳店长推肯德基餐…

中国大陆今天在台湾海峡实弹演习。固然演练是例行性的,但从环球时报的报导与国台办主任刘结一的点名来看,这次的实弹演习在政治上一点都不例行,就是针对您的“务实台独”言论而来。

我们看到您本人云淡风清的说:“其实我们不必随之起舞,因为很清楚中国这次是例行性演习,就紧靠着泉州湾做火砲射击,距离金门有四十五公里之遥,距离新竹更远超过一百公里。”

从这次演习的规模、位置来看,当然台湾可以不随之起舞,但这只能显示,中共当局还在自我克制。把位置对调来思考,如果您是大陆领导当局,以您的智慧,难道找不到让台湾“非常有感”,而又无伤大局的制裁手段吗?这只是意愿跟代价的问题,今天的演习在泉州湾,下次在海峡中线呢?再下下次,到台湾外海呢?

Read more

赖清德,像没有搜索票的违法警察

卡管大戏台面上的主角教育部长潘文忠终于演不下去,请辞退场。显然潘文忠已经预料到,法律上教育部完全站不住脚,如果继续作卡管打手,“身败名裂”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的处境。而从行政院长赖清德接力要求管中闵“公开说明”来看,赖清德本人也是“卡管”的幕后黑手之一。

Read more

冒进台独 是以人民为壑

民调长期低迷的蔡总统接受专访大吐苦水,原来年改、缺电,都是“马政府没有提早准备”,成绩单不是没有,只是还没拿出来。

这样将责任推诿给马政府,说服力如何,民众心中自有一把尺,难以辩驳的是,民进党的所谓“改革”,代价如此巨大,过程如此粗糙,已经违背了蔡总统选前的承诺。

社会记忆犹新,选前蔡总统被问到许多政策的规画,言必称“凝聚共识”,时至今日,民进党的所做所为,有在乎过一丝一毫的“共识”吗? 选前的“沟通”与“谦卑”,只是欺骗选票的手段,这才是伤害蔡政府执政根基的原因。

两岸政策,也是如此。

Read more

转型正义 为何变民主内战?

行政院前院长江宜桦日前指出,“转型正义如同没有枪砲的民主内战”,这是民进党再次上台后,台湾人民亲身感受的氛围。

本来,民主是“用数人头代替数拳头”,期待的是“揖让而升,下而饮”,当选者虽然可能只得到五十一%的选票,却应该要以一百%的人民利益为念。

但民进党从陈水扁到蔡英文,心态都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想着稳固自己的支持者,其他人则“太平洋没加盖”,无足轻重,至于政治上的竞争对手,更不在话下。

用这样的心态来推动“转型正义”,自然在程序与实体上,都与“正义”南辕北辙,也在每一次选举,扩大台湾的对立与裂痕。

当台湾的民主变成如此处境,真正受创最重,也灰心最甚的,是原本期待以台湾经验,作中国大陆“民主化”养分的推动者们。

Read more

敬回汪毅夫先生〈一国良制非良策〉

前福建省副省长,现全国台湾研究会汪毅夫副会长〈一国良制非良策〉一文,可说是陆方具有官方身分者就“一国良制”最正式的表态,既可视为对王希哲呼吁马总统接受“一国良制”的澄清,也不无“作球”,认为“一国良制”主张者应该要把何谓“良制”说得更清楚。

汪文引用鲁迅的批评,治病要“好药方”没人会反对,但只讲好药方,而不讲好药方是什么,谁也会“将他褒贬得一文不值”。套用到“一国良制”上,两岸关系错综复杂,真正的困难在于“良制”的标准,程序上又如何决定何为“良制”,如果不能处理这两个议题,“良制”就等于是一句空话。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