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嚴謹審理的死刑判決即應依法執行

近兩月10餘起命案、多起分屍案,引起社會質疑,久未執行死刑影響治安。部長邱太三回應,廢死非政策,但執行死刑須「依法慎重」。不過在監43名定讞死刑犯,定讞10年以上14人,難道無一「依法慎重」走完程序?社會的質疑,源自政府長期近乎實質廢死,及最高法院屢現疑似「迴避判死」的違常裁判,導致「死刑條文」嚇阻力蕩然不存。

Read more

兩岸制度競爭,台灣能說不嗎?

三十一年前,面對陸方「一國兩制」的呼籲,蔣經國總統以「一國良制」回應,認為中國應該要統一在「自由、民主、均富」之下。

客觀實力如此懸殊,以制度競爭,來緩和陸方追求統一的壓力,是台灣最好的安排。不僅可以滿足台人「現時不願統一」的民意,也有最正當的理由,難道大陸同胞,就不應該適用好制度、過好生活嗎?

Read more

大法官的「智慧」不該消聲於集體

近來司法院會提出諸項改革方案,一位資深司法記者問筆者:「究竟司改應走向何方?成功嗎?」大哉問。民國37年首屆大法官獲任命,憲政在戒嚴時期也未曾停擺,至解嚴前已做出217號憲法解釋。雖面臨國危與世局驟變,司改持續前進,無論大法官制度或檢審分立,有目共睹、得來不易。然歷經政黨輪替,社會對司改有莫大期望,其中,筆者對大法官期許最深,再從「前瞻釋憲不受理」說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