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制度竞争,台湾能说不吗?

三十一年前,面对陆方“一国两制”的呼吁,蒋经国总统以“一国良制”回应,认为中国应该要统一在“自由、民主、均富”之下。

客观实力如此悬殊,以制度竞争,来缓和陆方追求统一的压力,是台湾最好的安排。不仅可以满足台人“现时不愿统一”的民意,也有最正当的理由,难道大陆同胞,就不应该适用好制度、过好生活吗?

势易时移,如今,却是国台办表示:“一个制度、一个政党,究竟有没有吸引力,关键在于它能不能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当做自己的奋斗目标,能够让老百姓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能够给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发展机会和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也能够给人民带来一个更加美好的希望和愿景。”这本是过去我们的台词,现在大陆却用了,显示了大陆的制度自信,以及台湾近年的停滞不前。
但陆方抛的这个球,也是台湾解决统独纷争,最好的契机。

国台办的宣示有两个重点:一、制度之争;二、老百姓有更多的选择,这与笔者长期以来就“一国良制”(或“良制一国”)的坚持,可说是没有两样。

一国良制,就算民进党不愿接受“一国”,要推动“务实台独”,军事竞争、经济竞争,乃至于“制度竞争”,总还是要面临至少一种形态的竞争,“制度竞争”已经是对民进党最有利的选择。
台湾是民主法治,大陆仍是一党专政,所以台湾的制度一定优于大陆,这是独派人士的刻板印象。但台湾人民感受得到,今天的台湾,“民主”、“法治”两个标准,都未必谈得上。

“民主”,讲是政府对民意负责,但人民因为“增天然气、减燃煤”的政见投给蔡总统,结果蔡总统上任之后背叛民意,反而要兴建燃煤电厂,当“民主”成为政客诈骗的手段,比起大陆,台湾又优越在哪?

而“法治”,大法官会议以“未必前瞻”的标准否决前瞻释宪;教育部违法违宪介入大学自治;北检成为行政权的附庸……司法的独立性,在陈师孟、柯建铭等民进党人的联手打压下,渐不复存。
民进党想“台独”? 请先让台湾找回民主、法治的骄傲吧!

而就蓝营来说,当对岸已然抛出“制度竞争”的风向球时,实在没有不接的理由。马总统卸任之后,愿意说出“两岸要比老祖先聪明的最大挑战,就是要让两岸和平统一”,吴敦义主席也公开表示“中华民国宪法追求统一”,这都还是有guts的宣示。

既然“一国”不是问题,“一国良制”更不须要犹豫了,当然这中间会有很多技术性问题,例如“良制的标准”等等,但都是可以克服的,只要有心。

古往今来,“用脚投票”是难以反驳的人心向背,曾经的“大陆劳工偷渡来台”早就不存在了,现在是台湾的年轻人、人才想要到大陆寻求机会与挑战,就像更早之前,到美国寻求“美国梦”一样。
为什么台湾人以前到美国,不会以“脱台者”形容,现在到大陆却会呢?因为以前的台湾政府,不会要求在美国与台湾之间选边,到美国的人才,依然可以为台湾贡献、服务,相较之下,民进党政府现在的策略──排斥赴大陆求学、就业、定居的台湾居民,是何其愚蠢和无法无天!

(作者为终身志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18-06-14 人间福报 107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