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双簧?总统维持现状vs.阁揆务实台独

据报导,美国国防部《2018年中国军力报告》指出,共军可能武统台湾;当前又逢国内选举将至,民主在唇枪舌战中内耗。内忧外患下,执政党举措却一再凸显其混淆国家定位。

试举阁揆赖清德的发言为例:一、4月在立法院回答:“我作为行政院长,接受立委质询时,可以诚实向立委报告,我确实是台湾独立的工作者。”二、8月因东奥正名公投受访表示:“我所谓的务实台独,就是民进党的《台湾前途决议文》。”

赖院长身为阁揆,却多次主张“务实台独”。如果务实=实在+可行,笔者疑惑,以《决议文》治国务实吗?《台湾前途决议文》如是说:“台湾是一主权独立国家,其主权领域仅及于台澎金马与其附属岛屿,以及符合国际法规定之领海与邻接水域。台湾,固然依目前宪法称为中华民国,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台湾应扬弃‘一个中国’的主张,以避免国际社会的认知混淆,授予中国并吞的借口。”

对照中华民国法规:1、《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前言明文,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订立。第11条规定,区分两岸为“自由地区、大陆地区”。2、《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1条明言该条例为“国家统一前”的特别立法。且对大陆地区人民之规定与“外国人”的规范有别,涵盖出入境、工作权等众多民刑事行政等事项。3、综上足见中华民国之规范,从未认为与大陆地区为“一边一国”,而应是“一个中国”,即1912年孙中山先生创立的中华民国。

而主张应扬弃“一个中国”原则的《决议文》与《宪法增修条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明显相悖。易言之,在“一中宪法”下,蔡政府纵使无统一的使命,也不得将统一的选项摒除。

笔者认为独派要把台独当作一个梦、理想,无可厚非,但要把它变成政策实践目标,不可行也不实在。不是泼独派冷水,而是事实上除非大陆同意,台湾独立万分困难,套句赖揆面对因《洛桑协议》只能以“中华台北”参加奥运时的回应“相信很多人不满意,但是目前状况是这样。”也套句前总统陈水扁的话“在我的任期之内,要把我叫的国号改为台湾共和国,我做不到。”

不要说台湾独立,光是不承认“一中各表,九二共识”,台湾就已受伤。面临对岸施压,政府一度考虑禁止将台湾改名的航空公司停靠空桥、期望用东南亚旅客来取代流失的陆客,这些务实吗?蔡政府应意识到这些政策往往在未伤人前就先自损。政府除了期待美国在两岸对峙中当台湾后盾,还有哪些多重保障作为?虽积极争取友我国家,但其中有哪个友邦愿意为台湾得罪对岸?

回顾蔡英文2016年在就职典礼上公开宣示:“新政府会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事务。两岸的两个执政党应该要放下历史包袱,展开良性对话,造福两岸人民。”

此番承诺仍深烙人民心中,两年来蔡总统一再强调“维持现状”,但其任命的赖院长,无两岸外交职权,却一再口说台独,而总统也仅以“他是个诚实的人”轻轻带过,难道两人唱双簧吗?

试想,蔡政府若依《决议文》治国,陆委会是否应并入外交部?是否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这皆是完全执政的民进党可做的,为何不呢?是不敢,不愿意,还是做不到?显然民进党也认知到,并不务实。

若赖院长自认《决议文》结论为民意所趋,基于民主制度本质,就应推动修宪,由人民投票复决,方能名正言顺以执政者之姿主张“一边一国”;另也应废除《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就像粗暴废止《红十字会法》一样。否则一边主张《决议文》,却一边以中华民国执政者自居,显然混淆国家定位。

在此笔者敬告蔡政府,确实厘清执政者责任是“依宪治国”。笔者也呼吁北京,无论台湾执政党如何失职,别迁怒中华民国2300万人,仍应落实“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正视“中华民国”的国格与国际空间。

笔者提醒蔡总统,不应让务实台独的赖清德尾巴摇狗,不忠诚执行“一中宪法”。否则就应撤换行政院长,才能落实蔡总统“依宪法维持现状”的主张。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8年8月20日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