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或不談「政治」?

筆者於國小畢業同學Line群組中,常出於分享之意發送時事評論的拙文,群組同學也不時給予鼓勵。但近日收到同學的善意提醒:「政治相關看法請傳私人訊息。」想來確實有理,早已是頤養天年的年紀,理當交換養生之道而不再為政治議題煩憂,因此回了「謝謝提醒」。然這項體貼的提醒卻令筆者困惑:年齡該是影響關心「政治」的因素嗎?

Read more

從利他就是利己談「互惠」

報載泰國日前擬調漲簽證費用(後暫不調漲),國內民眾與旅遊業者多認台灣給泰國免簽,泰國至今卻未給台灣免簽,不符互惠原則;政務委員張景森則認為互惠想法「太傳統」,免簽可帶來觀光財,「不知道替國家每年多賺一百億的政策,算什麼喪權辱國?」似隱含無須考量互惠的觀點。

由積極面,互惠是「你對我好,我對你好」;由消極面,也是「你對我壞,我對你壞」。張委員對互惠的看法某程度上是正確的,互惠在部分情形中確實無益、甚至對人民有害,但是否可以遽認互惠在當代已失去其功能?值得商榷。

Read more

邦交數是偽命題 紅藍綠莫再以此自囚

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台灣中國)半年內連失3邦交。比起斷交的些許遺憾,筆者更擔憂的是迷失於「邦交數」的無謂內耗,因為實現人民對生活美好嚮往的是「良制」,絕非邦交數。

蔡總統說:「以中華民國(台灣)之名的外交關係被破壞,就是挑戰我們共同的底線!」筆者要問:若到邦交歸零的底線,政府將領人民何往?

Read more

【報導】星期人物-從成吉思汗開疆闢土談公司法

漫畫◎圖文/譚淑珍
漫畫◎圖文/譚淑珍

 

( 工商時報 譚淑珍 2018-09-02)《公司法》修法後,有各種的解析、解惑,但是,應該少有人是像理律法律事務所長暨執 行合夥人陳長文是從「緬懷」先懷的角度,從歷史中找啟發。

日前理律事務所與工總合辦「公司法修正重點及實務影響研討會」,顧名思義即知講的是新《公司法》對實際公司營運的影響,談的是現在進行式。

然而,陳長文談的則是過去,他用三段歷史談法遵、談企業的永續,還有在全球化的時代裡,誰也無法置外於全球的演變。

Read more